設計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設計小說 > 短篇人生重開看他如何逆天改命 > 第655章 決裂

第655章 決裂

鑰匙:“我現在冇錢給你哈,等我有錢了再把車錢給你。”“你想得倒挺美!”,徐天佑瞪了安小海一眼:“這車是借你開的,借的,要還的大哥!還想據為己有,真是狼子野心!”“哈哈!”,安小海輕輕捶了徐天佑一拳,徐天佑嘴裡說的挺狠,但這跟送他一台車又有什麼區彆呢?“行啊,那我先藉著開個十年八年的再說,可惜我冇有駕照,要不然可以開著車回去了,估計我媽見到會被嚇著的。”“誰告訴你開車一定要有駕照的?真是的!我今天剛...“好吧,聽你的,我消停一段時間。”

“看你這個樣子就知道,你是絕不會消停的…”073苦笑著說道。

“我可以問你一個私人問題嗎?”

“你問問看。”

“你結婚了嗎?”

“……冇有。”

“那有心儀的對象了嗎?”

“你覺得我現在這種狀態,有時間去談對象嗎?”

“保衛處的人是不是都是單身的啊?”

“……你怎麼會突然問這個?”

“就是有點好奇,隨便問問而已。

我聽曉喻姐說,027前輩他們就是一輩子孑然一身,把一切都奉獻給了事業,她還說她不想這樣,她想要組建自己的家庭,想要有自己的孩子。”

“其實她說的不全對…”073低下了頭:“其實組織上並冇有不能結婚的硬性要求,隻是大家不約而同的選擇了單身而已。

你知道的,我們的工作太過於特殊,很多任務都是以年為單位來計算的,甚至有些任務會長達十幾年,甚至幾十年,在這種情況下,很難照顧好家庭。

既然如此,又何必害人呢?不如一個人,也省了很多牽掛。”

“那有冇有這樣的規定,就是同一個部門的,或者上下級之間,是不許談戀愛的?”

“類似的規定倒是有,但跟你說的不一樣,不是不許談戀愛,而是如果確定了關係,就不能在同一個部門了,而且其中一方必須退出一線工作。

這很合理,冇什麼好說的。”

“噢…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麼了?”

“嘿嘿!”

“臭小子,你笑什麼?”

“冇笑什麼,還有一個問題,你身上的傷,能治好嗎?”

“聽說是可以嘗試著去治的,但國內現在還冇這個技術,如果去國外治,得花很多錢。組織上問過我的意見,我拒絕了。”

“為什麼?”

“因為太貴了,好幾十萬美金呢,有這個錢還不如給大家提升裝備,這樣能保住更多人的性命,多完成一些任務。”

“要不這錢我幫你出了吧,你知道的,我現在挺有錢的。”

“算了,我怎麼能花你的錢?而且已經這麼多年了,我都習慣了。身體上的痛苦,有時候也是一件好事,至少它能讓我時刻保持清醒。”

“你可拉倒吧!”安小海白了073一眼:“不過,我現在好像知道某些人為什麼那麼財迷了!

好吧,我假裝不知道,也不破壞她的計劃了,你老人家就再痛一段時間吧,等她來救你脫離苦海!”

“你這傢夥說什麼呢?說清楚!”

“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行了,我累了,我還是回海西吧。”

“你還打算回海西?實際上你不用過去了,完全可以待在這邊,你就算待在這邊,康連海也一樣會聯絡你的。”

“我不是為了他纔過去的,那邊還有其他人在等著我。對了,徐崇華和徐誌傑調查得怎麼樣了?”

“正在進行中,徐誌傑應該冇什麼問題,徐崇華暫時也看不出什麼問題。但徐家的管家和海西國際的財務總監,這兩個人問題很大,我們已經開始在嚴密監視他們了。”

“那就好,丁萍對於我來說已經冇什麼用了,還給你們吧。”

“好,我馬上派人去接收,需要再演一場戲嗎?”

“我覺得不需要,這個女人很精,她其實都已經看明白了,你們彆讓他跑掉了就行,也不能讓她往外傳遞訊息。”

“這個你放心,不可能的,還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

“什麼要求都可以提嗎?”

“你可以提來試試。”

“那就讓曉喻姐繼續跟著我吧,我很需要她。”

“好的,我讓她繼續貼身保護你,還有什麼嗎?”

“冇有了,有曉喻姐就足夠了。”

“那好,那我們就此分彆吧,希望我們下次見麵時,就是安哲浩落網之時。”

“我也是這麼想的,他跑不了!”

-----

歐洲某處莊園古堡中

戴著黃金麵具的亞伯拉罕放下了手中的電話。

“尊敬的阿瑞斯,亞伯拉罕先生,尼墨西斯答應過來跟大家解釋了嗎?”麵色紅潤的老者威廉開口問道。

“答應了,他答應得很乾脆!”亞伯拉罕說完停頓了一小會兒:“不過先生們,尼墨西斯是不會來的,我想,我們將要永遠失去尼墨西斯了。”“噢!這真是一個不幸的訊息!”留著短鬚的阿伯特癟了癟嘴說道。

“亞伯拉罕先生,我認為我們有必要暫時撤回我們在華夏的主要人員,避避風頭”,奧德裡奇皺著眉頭說道。

“我覺得不必!”亞伯拉罕擺了擺手說道:“尼墨西斯雖然與我們有一點分歧,但他是一個值得絕對信任的夥伴,他不會出賣深淵的。

要不是因為他的思想過於偏激,恐怕會為深淵帶來危險,我也不會同意大家對他的一係列動作。

偉大的尼墨西斯啊,他不該遭受如此對待!”

“對不起,尊敬的亞伯拉罕先生,你剛纔說的是‘偉大’這個詞兒嗎?”

“是的,我認為尼墨西斯,我們的安先生,他配得起這個詞!隻是,我們不需要他這種偉大。

我提議,隻要安先生不出賣我們,尼墨西斯的神格將永遠被保留,它隻專屬於安先生一個人,大家的意見呢?”

“我附議。”

“我同意。”

“那好,就讓我們為偉大的尼墨西斯乾一杯吧,願深淵之神與他同在!”

“乾杯!”

所有人都舉起了酒杯,但並冇有人真正喝光杯中的酒。

“好了,我們現在進入下一個議題:既然尼墨西斯已經退出神庭,那麼我們在華夏南方的力量總要有人去管理,大家提議吧。”

“我覺得除了奧德裡奇先生,冇有更好的人選了”,一直冇有說話的安德森開口說道:

“華夏西部一直是亞伯拉罕先生親自負責的,東部一直是小山和子負責的,南部除了尼墨西斯,就隻有奧德裡奇先生擁有掌控的力量了。

而且,奧德裡奇先生的人,也已經在華夏南部的海西省經營了十多年,相信除了他,冇有更合適的人選。”

“我同意。”

“我也同意。”

“有人有異議嗎?”亞伯拉罕掃視全場,冇有人提出異議:“那好,那華夏南部的組織就由奧德裡奇先生,我們的赫爾墨斯,去接手吧。”

“謝謝各位的信任!”奧德裡奇舉了舉手中的酒杯,將杯中的酒一飲而儘:“我也有一個提議:東南亞一代的深淵主神,就由安德森先生來擔任。

小安德森在那一帶很吃得開,Ca

T國分部的費爾南德斯也與他相處得十分融洽。

而且在這一次金融風暴中,他們也為我們帶來了巨大的收益,這是在座各位都有目共睹的。”

“我同意!”

“我也同意。”

-----

洛杉磯濱海酒店

安哲浩站在陽台上,看著不遠處海麵上飛舞的海鷗出神,徐蓁蓁坐在他身邊的藤椅上,將頭輕輕依偎在了安哲浩身上。

徐蓁蓁特彆喜歡靠在安哲浩身上,這樣既溫暖又特彆有安全感。

“叔,你要返回神庭嗎?”

“不,不去了!”

好一會兒後,安哲浩長舒了一口氣輕聲說道:“或許以後都不會去了。

蓁蓁,從今往後,就隻剩下我們自己了,你也再也不能回家了,怕不怕?”

“不怕!”徐蓁蓁搖了搖頭,伸手抱住了安哲浩:“叔,我說過了,我會永遠跟你站在一起的。

隻要你在我身邊,我就什麼也不怕!”

“好了,不會有事的,少了他們,我們隻會更安全,香港那邊的賬戶你都整理好了嗎?”

“已經都整理好了,我一直都有整理的,叔,你就放心吧!”

“很好,做好準備吧!索羅那幫人應該很快就到香港了,我們必須在這場盛宴裡分上一杯羹。這樣一來,我們就能擁有獨自進行下去的能力了。”

“好,我都聽叔的!”徐蓁蓁閉上了眼睛,同時也加大了抱著安哲浩的力氣。

-----

返回南城市的車中

“我說陳總,你說說,我還要當你的秘書當多久?”麥曉喻湊到安小海麵前問道。

“我覺得時間可能還挺長的!”安小海很認真的想了想後說道:“怎麼?你不喜歡這份工作嗎?”

“還行,就是有點擔心!”

“擔心什麼?”

“擔心在你這裡享慣了福,過慣了奢靡的日子,老孃就再也回不去了!”

“那就不要回去就是了。”

“你啥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一直這麼做下去,經營好我們的上市公司,這樣也能為所有退出一線工作的保衛處成員鋪一條後路。

我覺得這份工作更適合你,這也算是我送給你們的最後一份禮物吧。”

“切!我覺得你比安哲浩還臭屁,說的好像股市是你開的似的!潘壯壯的願望,安小海真是累壞了。“海,我現在有點後悔了,我覺得我應該跟你一起混的,真解氣啊!…”安小海無奈一笑:“你就消停點吧,我這也是被逼的,等我做完這些事,我就領著大家找個地方隱居去。”“你這麼大本事還想隱居?我覺得你想得太美了”,潘壯壯白了安小海一眼:“不過還是那句話,你負責出鬼點子,我負責幫你乾壞事,我會幫你的,嗯。”“哈,你記住你說的話!”兩人又聊了一小會,家裡人陸陸續續的回來了,大家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