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設計小說 > 短篇人生重開看他如何逆天改命 > 第659章 真正需要的

第659章 真正需要的

信賴的正直的警察,王鐵軍是最合適的人選,王鐵軍就是安小海為自己找的第二層保險。隻有進入了王鐵軍的視線,才能擁有一定的力量,對背後的那個大人物進行反製,因為王鐵軍是絕不可能跟他們沆瀣一氣的。但想要得到就必須付出代價,這同時也是一條不歸路。王鐵軍需要麵對的一切,安小海將來同樣也需要麵對,甚至會更加危險。安小海與王鐵軍的關係一旦被那背後黑手知道,他甚至什麼都不用做,隻要把安小海是王鐵軍的人這個訊息散佈出...“因為他們有人,有資質,還有完整的供銷體係。

無論我們的理念多麼先進,無論我們的手段是多麼層出不窮,但這都是理論,歸根結底,商品還是要通過一個個銷售終端,通過一個個銷售人員賣到消費者手中的。

你們彆看我在這裡說得天花亂墜,真要讓我去賣貨,我不一定乾得過一個有多年銷售經驗的普通銷售人員。

我們自己都不懂線下銷售,如果讓我們從頭開始去建立一套全新的、自己的銷售係統,還不知道要搞到猴年馬月,而且肯定還得踩無數的坑!

在我看來,福旺糧油最大的優勢,就是有一幫乾了很多年,積累了豐富銷售經驗的銷售人員,這些銷售人員隻要再經過一些十分簡單的培訓,就能立即勝任崗位。

你彆看這些人在福旺糧油好像發揮不出什麼作用,這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問題,而是福旺糧油領導層的問題。

隻要給他們換一個環境,給他們足夠大的舞台,給他們寬鬆愉快的製度與氛圍,給他們相對公平的分配方式,他們立即就會迸發出讓你難以想象的力量。

福旺糧油這是空守寶山而不自知,他們那些當領導的,使勁兒的地方都有問題。

這是第一點。

他們第二點最大的優勢,就是遍佈江南的銷售網點,我們通過他們的銷售網點鋪貨,能在短短幾天時間裡,把我們的產品鋪到江南的每一個角落。

千萬不要小看這一點,這很唬人的!

到時候,我們再讓康連海叫上一批香港投資人上來,他們在江南地區無論走到哪裡,都能看到有我們的產品在賣,你說,他們心裡會怎麼想?”

“香港投資人?你還需要投資人嗎?”

“當然需要!麥總,你看看你,小家子氣了吧!

做生意,不要老想著自己掏錢,自己掏錢自己花,會很心疼的,花彆人的錢纔是正確的。”

“你給我說人話!”麥曉喻懶洋洋的說道,她已經不想再跟這個可惡的傢夥生氣了。

“這個問題就涉及到資本運作方麵了,我先儘量詳細的給你說一說吧!”安小海深吸了一口氣,整理了一下思路。

“你說的很對,確實,以我們現在手上掌握的資金,完全可以自己做,根本不需要其他的投資者。

我們自己投資,也有不少好處,將來產生了利潤,全是我們自己的,不用分給彆人。

但這樣同樣有不少壞處,最大的一個壞處就是擴張速度太慢了!

自己投資,自己生產,自己銷售,自己享受利潤,這是典型的做實業的思路,也是絕大多數民營企業家會采用的方式。

但這種方式,放在如今的這個年代,有一點落伍了,或者不能說是落伍,隻能說不太適應現在這個時代,不太適合我們的訴求了。

我現在要的就是快,我必須在幾個月時間內,打造出一個極具潛力的公司,它要像一顆新星般冉冉升起,並且勢不可擋!

隻有這樣,才能迅速引起某些人的注意。

對於投資者,我們看重的不應該是他們的錢,而是他們所代表的群體,他們背後的利益網絡與關係網絡。

這樣的投資者來得越多越好,這叫做花開眾人捧;如果我們把其他人都排除在外,自己獨吞掉所有利益,到最後就很可能演變成牆倒眾人推。

分享利益的人越多,我們做事也會越順,等我們要在國內或香港上市時,纔會有更多的人為我們說話,為我們搖旗呐喊,為我們四方奔走。

其次,這些投資者對於我們來說,還是一層又一層的盔甲。

桃子熟了,就一定會有人來摘,這一點已經無數次的被印證過了。

光靠我們自己的力量是很難守住的,我們需要更多的人與我們一起來守護這棵果樹,保住我們辛辛苦苦種出來的果實。

你們現在肯定想說,我們是保衛處,我們是安全處,誰敢來摘桃子?!

如果你們有這個想法,我隻能說你們太天真了,你們能保證保衛處和安全處內部,就一定冇有那種不乾人事兒的人嗎?就一定冇有能把手伸進來的人嗎?

在你們領導的眼裡,一家上市公司,真的重要到了可以讓他們得罪所有人的地步嗎?領導們不怕彆人嚼舌根子嗎?不怕其他的同僚說他們不務正業嗎?

財帛動人心,利益迷人眼!我們要防範於未然,不要等人把手伸過來了,再去想辦法,而是要讓所有打著歪心思的人在伸手前,就得掂量清楚。

香港的投資者,對於我們來說就是最好的護城河!”

“這又是為什麼?”

“就因為他們是香港人,他們的身份比較敏感,他們思維方式也跟我們這邊的人不一樣,他們要是鬨起來,事情就一定不會小,領導就一定會重視,至少在10年之內,情況就是這樣的。

同樣也正因為他們是香港人,他們纔不會過多的打公司的主意,海西省對於他們來說是一片陌生的地方,他們是強龍,我們是地頭蛇,強龍不壓地頭蛇,我相信這個道理他們都是很明白的。

最後,如果我們最終選擇在香港上市,這些香港投資者還能幫上許多忙,更何況一旦拉他們入局,我們要進軍香港市場又或者國際市場時,他們的作用將無可替代。

所以我說,香港投資者是我們最好的選擇,不要心疼分出去的股份,也不要心疼那些將來會被分出去的利益。

有錢大家一起賺纔是最安全的。

就像偉人說的,我們做生意,就是要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敵人全部按在地上狠狠的摩擦,隻有這樣,我們才能快快樂樂的享受奮鬥的成果,享受生活。”

“偉人有說過這樣的話?我怎麼不知道?!”麥曉喻白了安小海一眼說道。

“這當然不是偉人的原話,但大約就是這個意思吧!至於拿多少投資,出讓多少股份,這就屬於資金運作的範疇了。

小玉同學,我出道題考考你怎麼樣?”

“放馬過來!”

“有兩個投資者,一個出100萬,想占10%的股份;另一個也出100萬,想占20%的股份,你會選擇哪個投資者?”

“當然是選第一個啊!”

“為什麼?”

“因為他出的錢多,占的股少啊,不選他選誰?”

“你選對了,但原因卻並不是你說的這麼簡單!

你應該考慮的原因是:出100萬,占10%的股份,說明整個公司值1,000萬,如果出100萬,占20%的股份,那整個公司的價值就變成500萬了。

關鍵點不在於他出多少錢占多少股份,而在於公司的總價值。”

“我明白了!就因為這個原因,你纔會拿200萬補償趙剛,從他手裡換走5%的股份!

這樣一來,公司的總價值就被你變成……被你變成……”

“4,000萬!這麼一來,公司價值就變成4,000萬了,我就可以用這個標準去招投資了,隻能比這個高,不能比這個低!”

“可是,不會有人這麼傻吧,不可能我們說公司值多少錢,它就值多少錢吧…”周迅終於忍不住插了一嘴。

“我們不是說說而已的啊,我們是用真金白銀砸出來的!”

“這個…這個…”

“不用糾結了,我們這樣乾,並不是要分辨誰傻誰聰明,這是一道篩選。”

“一道篩選?”麥曉喻的眉毛都皺得快打結了。

“是的,這就是一道篩選。

投資者如果看不明白這種操作,認為我們在騙他,那就隨他怎麼想好了,這些人的腦子裡還是做實業的思維,他們隻想著踏踏實實的賺錢,不是我們需要的投資者。

隻有那些看明白了的,願意用更高的價格來入股的投資者,纔是我們真正需要的人。”

安小海的話讓麥曉喻和周迅都陷入了沉思中,安小海估計他倆一時半會還轉不過這個彎兒來,乾脆趁著這個機會打電話去訂餐去了。

忘記吃飯了,太特麼餓了!是什麼大學生,倒像是坐了十幾年牢的老油條!”楊遠兵有點尷尬。“年輕人嘛,學好不容易,學壞那還不快?這安小海在監獄裡已經一年多了,又經曆了那麼多事兒,人有點變化,也很正常。”“我看就不正常!”,王濤一邊嘟囔著,一邊有些隨意的將安小海上交的打火機揣進了自己的褲兜。看到王濤這個動作,楊遠兵算是暗暗鬆了一口氣。並不是說王濤想貪了這打火機,他堂堂一個監獄長,肯定是不會貪這點小便宜的,他處理得如此隨意,說明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