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設計小說 > 超級神基因 > 第三千四百六十一章 以金幣之名(大結局)

第三千四百六十一章 以金幣之名(大結局)

韓森麵前卻連屁都不敢放一個,生怕韓森一個不高興,把他們全部都給滅了,齊修文都快要嚇癱了…”“做人當如韓森啊!那纔是真正的快意。”“還當韓森?你連人家懷裡的那隻寵物都不如。”“寵物?寵物也是你們能當的?人家的寵物能轟殺開啟基因鎖的強者,你們能乾毛?”“自此以後,冰原就是韓森的天下了。”“那是當然了,這等人物,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別說是區區一個冰原,就算是放在整個第二庇護所之內,也定然是絕頂的人物。”“...一枚金幣在空中翻滾著劃過星空,叮的一聲撞在了基因碑之上,像是被磁鐵吸引一般,牢牢的貼在了基因碑之上。

基因碑就好似一臺全力運轉的發動機,突然一下子靜止下來,正在被逆轉的宇宙,也在一剎那間靜止。

兩大宇宙在這一瞬間一片死寂,整個世界都被紫光籠罩,無數生靈的身上還有紫色的光流環繞,可是卻沒有像剛才一般繼續逆轉。

所有生靈都驚疑不定的望著基因碑上的那一枚金幣,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心中有一些希望,可是卻又忐忑著,害怕希望破滅。

嗒嗒!嗒嗒!

死寂一般的大宇宙之中,一個腳步聲顯得如此突兀,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那腳步聲所吸引,不由得轉頭看過去。

一直溫柔望著宛兒的秦修,這才終於把視線從宛兒臉上移開,抬起頭看向那一片紫光絢爛之中。

一個身影自紫光中走來,漸漸靠近了基因碑,那身影也越來越清晰,當他走到基因碑前之時,所有人都已經能夠看清楚他的模樣。

“韓森…三木…金幣…B神…”一時間各種驚呼之聲在宇宙各處響起,他們叫出的名字或許不同,卻同樣又驚又喜。

抱著寶兒等待一切結束的亂,更是瞪大了的眼睛,一臉不能置信地看著韓森。

“我就知道…爸爸一定會來…”因為宇宙之力被抽取的太多,寶兒的身體已經恢復到了孩童模樣,小臉之上卻滿是抑製不住的欣喜。

“秦修,放棄吧。”韓森與秦修四目相交,輕聲說道。

“你要做英雄,代表大宇宙審判我嗎?”秦修抱著宛兒,目光盯著韓森,有些輕蔑地說道。

“我從來都不是英雄,更沒有資格審判你,如果我是你,也許我會和你做一樣的事。”韓森說道。

秦修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意外:“可是你卻還是站在了我麵前,一定要與我一戰。”

韓森目光掃過星空,從寶兒、紀嫣然、韓靈兒、小花等人身上掃過,目光由憐愛漸漸變為堅定,等到的目光回到秦修身上的時候,已經變的不可動搖。

“因為我在意的人,他們都站在你的對麵。你為了宛兒可以毀滅宇宙,我為了在意的人,卻要守護這宇宙,無關正義邪惡,不分對錯,隻因造化弄人,你我之間,隻有一人能夠堅守自己的心意。”韓森說道。

秦修笑了起來:“你說的沒錯,看來我們都是同一類人,而且這一戰已經不可避免。”

“除非你放棄逆轉時空的想法,你會嗎?”韓森問道。

“我不會,你呢?”秦修反問。

“我也不會。”韓森毫不疑惑的答道。

“那很好。”秦修站起身來,把宛兒溫柔地放在碑座之上,輕輕在她額頭吻了一下:“宛兒,等著我,哥哥很快就會把你從噩夢中解救出來…很快…”

這一轉身,就是天使與惡魔之隔。

當秦修麵對韓森之時,臉上的溫柔早已經消失不見,一雙眼睛之中滿是不容置疑的堅定。

“雖然那時候的我,被亂的意誌壓製,大部分時間都沉於沉睡狀態,但是卻依然可以感覺到你的存在,不過那隻是一絲奇妙的感覺,卻不知道你到底是怎樣一個傢夥。直到基因原體戰甲的外殼完全消融之後,我的意誌才漸漸穩住了局麵,偶爾可以真正感應到你的存在。”

秦修看著韓森繼續說道:“對於我來說,你是一個最熟悉的陌生人,而且早在我第一次感應到你的存在之時,就已經有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

“什麼感覺?”韓森問道。

“你和我太像了,如果有一天,我們不能成為朋友,那就一定會成為敵人。”秦修淡淡地說道。

“看來你的預感很準,但是我寧願你的預感不準。”韓森嘆息道。

秦修卻隻是看著韓森繼續說道:“你修煉了四種基因,來自月姐的《廣寒經》,血命教的《血脈命神經》,玄門的《洞玄經》和我的初世所創的《基因物語》。廣寒經若能練到極致,踏出那一步,將自身基因完全純化,形成的小宇宙將會無比純粹。血脈命神經的作用並非用於戰鬥,但是若能衍化出小宇宙,卻是四種基因術中最為造化的。洞玄經是最為強大的基因術,也許到了極致之時,能夠真正的衍化宇宙,而不僅僅是自身的小宇宙。”

說到這裡,秦修卻沒有繼續說下去。

“前麵三種你都評價了,怎麼不把基因物語也一起評價。”韓森說道。

“因為那是一種不可能練成的基因術,在我覺醒前世記憶之後,也曾猶豫過,要不要修煉基因物語,最後卻還是放棄了。”頓了頓,秦修纔看著韓森說道:“事實上,真正助你入門基因物語的,並不是亂,而是我。”

“是你?”韓森有些驚訝地看著秦修,這個答案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秦修繼續說道:“亂確實想要幫助你,雖然她也確實學究天人,不過很可惜,她並不是基因物語的創造者,論對基因物語的瞭解,她終究差了許多,若不是我在她動手的時候暗中動了一些手腳,就算有基因原體戰甲幫助,你也無法入門基因物語。”

“你為什麼要那麼做?”韓森疑惑道。

“因為我也想知道,基因物語到底是不是一條真的死路。”秦修微微一笑:“現在看到你,我就已經知道,那並不是一條死路,你把那條路走通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走通了,或者說,我依然還在路上。”韓森說道。

“可惜,你我之間就隻有一個人能夠繼續走下去。”秦修說著,身上的紫光升騰。

光華收斂的基因碑頓時光明大放,那枚粘在基因碑上的金幣被彈了出去,被韓森接住握在了掌中。

原本已經停止的時空逆轉,又再次重新開始,而且比之前更為猛烈,時光倒流,宇宙整體退化,無數的生靈在靈光中消散。

原本應該歸向基因神殿的靈魂,卻向著基因碑飛去,而那些靈魂在基因碑內卻沒有得到輪回轉世的機會,而是直接被基因碑吸收融合。

“整個宇宙已經與為融合為一體,我就是宇宙,宇宙即是我,你若是想要打敗我,那就要摧毀這個宇宙,可是你若不能打敗我,宇宙就會與我一起重啟到宛兒最快樂的那段時光重新開始…”秦修身上的紫光與基因碑和整個宇宙融為一體,宛若掌控著天地運轉的天神一般。

韓森目光凝重,看著無數星球之上有無數靈魂飛升,大量的星球湮滅,而原本許多不存在的星球,或者說是遠古時代曾經存在過的星球浮現。

他與秦修的戰鬥,已經不是人與人之間的戰鬥那麼簡單,而是宇宙未來方向的較量。

韓森也不知道自己的決定是否對未來的宇宙有益,但是他知道,隻有宇宙存在,紀嫣然和寶兒他們才會存在。

“阻止他!”神廟坍塌,基因神殿墜落,連毀滅級的神靈的身體都在消散,諸天神靈齊聲咆哮。

不隻是神靈,神亂會、七大帝國、基因萬族,無論的生靈在祈求吶喊,也有無數的生靈在悲泣潰散。

宇宙彷彿化為了一片紫色的鴻蒙,一切都在被湮滅。

“來吧,讓我看看你的小宇宙有什麼樣的力量,是否能夠阻擋我的意誌。”秦修那如同魔神一般的聲音在宇宙之間回蕩。

“我沒有能夠覺醒小宇宙。”韓森的身形已經被紫光淹沒,但是聲音卻可以讓所有生靈都聽的清楚。

“沒有覺醒小宇宙?”亂臉色大變。

紫薇也是滿臉苦澀:“進化之壁的壓迫,還是沒有能夠讓他的身體完全覺醒嗎?”

“宇宙太大,我的心沒有那麼大,容不下那麼多的東西。我所擁有的,不過就是這一枚金幣而已。現在,我把它送給你。”韓森說著,大拇指輕輕一彈,將手中的那枚金幣向著秦修彈了過去。

一片紫色的朦朧宇宙之間,那一枚金幣卻顯得格外醒目,穿過了重重紫氣,正反麵交替旋轉著向秦修飛去。

秦修目光一凝,整個宇宙的紫光似乎都向著金幣匯聚而去,想要阻止金幣的靠近。

可是在金幣一正一反的交替旋轉之間,無窮的紫色極光卻都被彈開,那枚金幣如一道橫空而過的金色閃電,義無反顧的沖到了秦修麵前。

秦修微微皺眉,伸開手掌,抓住了那枚金幣。

“這就是基因物語的力量嗎?果然不同尋常,連我的宇宙之力都無法控製它。”秦修看著掌心內的那枚金幣說道。

金幣簡單古樸,麵前就隻有一個1字,似乎代表這隻是一塊錢。

秦修想要把金幣翻轉過來,看看它的背麵是什麼,可是卻發現,那枚金幣粘在了他的手掌之上,怎麼也拿不下來了。

“不,那並不是基因物語的力量,但也可以說是。”韓森看著秦修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基因物語隻是你的一部分,而它卻不等於基因物語對吧?”秦修何等聰明,立刻就明白了韓森的意思。

“是的。”韓森說道。

“那麼,毀滅了它,就等於是毀滅了你沒錯吧?”秦修眼中異光閃爍,漫天紫霞向著他的身體匯聚,如同惡魔一般籠罩於他的身體之上。

秦修握緊了手掌,恐怖的力量在拳頭之上爆發,似是要把那一枚金幣捏成粉碎。

可是下一秒,秦修臉上的神色卻變了,而且越來越難看,他的拳頭在顫抖,手指在蠕動,一絲絲金色的光彩自那手指縫隙中透了出來。

而他全身的紫光,卻更加快速地流向金幣。

“這…這是什麼力量…”秦修臉色大變,他的整個身體都被那枚金幣吸住,而且正在被吸入金幣之內。

秦修用盡了各種力量,卻無法阻擋自己的身體被吸入那枚金幣之內。

看著秦修按著自己的手臂,手掌卻一點點被吸入金幣之內,韓森說道:“我雖然沒有能夠覺醒小宇宙,但是卻可以吞噬任何宇宙,自然也包裹你的小宇宙,也許,這樣的我已經算不上是人類了吧?”

“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秦修眼神晃動,可也隻是一瞬間而已,下一個剎那,秦修另外一隻手掌如刀鋒一般斬下,把自己的握著金幣的那條手臂給斬了下來。

“沒用的。”韓森卻是搖頭嘆息。

被秦修斬下的手臂,一瞬間就被吸入了金幣之內,可是秦修的身體卻並沒有能夠脫離金幣的吸力,依然被牢牢的吸著,身體被一點點拉向金幣。

秦修無論怎麼爆發力量,卻依然抵擋不住金幣的吸力,轉眼之間,半邊身體都快被拉入了金幣之內。

“沒想到…真的沒想到…基因物語的力量竟然如此強大…早知如此…我又何苦要去奪基因原體戰甲…沒想到…我竟然會敗給自己所創的基因術…”秦修此時卻笑了,笑的有些釋然,有些慘然,又有些喜悅,無法形容他那是什麼樣的一種笑容。

“是的,你是敗給了自己。”韓森說道。

“不,我還沒有完全失敗,就算我死去,隻要宛兒能夠得到幸福,那也足夠了。”秦修看向基因碑座上的宛兒,笑的無比開心:“宛兒,再見了,就算哥哥不在了,也一定要開心的活下去。”

“不好!”紫薇臉色大變,想要提醒韓森,可是卻遲了。

隻見秦修張口噴出一口鮮血,有一道紫色的血光被他噴向了基因碑。

幾乎是在同時,秦修的身體就被全部吸入了金幣之內,那枚金幣終於顯現出了它的背麵。

在金幣背麵,赫然出現了一個紫色的身影,正是秦修的模樣,在秦修的背後,還有一個星璿般的小宇宙。

“獲得…1宇宙幣…”

有什麼聲音突兀的在韓森腦海中響起,可是韓森卻沒有心思去仔細聽,因為那基因碑吸收了秦修噴出的那一口紫色血光,剎那間瘋狂運轉,大宇宙的時空大片的坍塌,宛若世界末日一般。

“糟糕了,基因碑是大宇宙實際的控製者,秦修雖死,可是秦修開啟了基因碑最後的自我毀滅命令,整個大宇宙都會跟著秦修一起陪葬…”光明女神臉色慘白。

“不,秦修不是要基因碑自我毀滅,而是要令它將宇宙帶回宛兒的那個時代。”紫薇說道。

“韓森,快點阻止基因碑啊,不能讓它繼續下去了…”剎那女神咬牙吶喊,基因神殿都快要崩潰了。

“沒用的,能夠對基因碑下達命令的就隻有秦修,現在秦修已死,沒有人能夠再命令基因碑,若是強行摧毀基因碑,就是摧毀整個宇宙…若是不摧毀…以基因碑現在對宇宙的控製力…它的真的會拉著大宇宙回到那個時代…”紫薇臉色也有些慘然。

“那豈不是一切都完了…”眾神靈皆是絕望。

整個大宇宙也是一片末日的哀嚎之聲,無論是帝國大宇宙和基因大宇宙,都大片的崩塌,無數的生靈在災難中死去,靈魂如同星海一般升騰,一個個飛向了基因碑。

“韓森,先救寶兒…”亂也看出宇宙的逆流已經不可阻止,想要讓韓森救下寶兒。

“寶兒我自然要救,但我要救的,不隻是寶兒而已。”韓森伸手從身上掏出一座石鐘,伸手在石鐘上麵敲了一記響記,然後說道:“以金幣之名,諸天萬界聽我號令,萬物皆歸其位…”

隨著韓森的聲音,瘋狂運轉的基因碑突然停了一下,下一秒,原本吞噬吸收一切力量的基因碑,竟然把它吸收的力量倒吐了出來。

被逆轉摧毀的大宇宙,開始重新煥發生機。

諸天萬界的生靈感受到力量重新一點點回到身上,四周的星空也恢復生機,皆是大喜過望,不由得抬頭仰望那站在基因碑前的身影,似是要把那身影印入腦海最深處,永遠也不要忘記。臉色也有些變了。隻見樹林之中一頭頭白色的綿羊正向著這邊圍過來,眼中都充滿了敵意,四周到處都是,少說也有幾百隻。更可怕的是,他們剛才見到的這一隻明顯是隻小綿羊,四周圍過來的那些綿羊,一個個體壯如牛,頭頂的羊角彎曲似刀,怎麼看都不像是和藹可親的小動物。那隻小綿羊就已經擁有變異生物的速度和力量,這些成年的綿羊不知道又是何等恐怖的存在,如果是神血生物的話,這麼一大群神血生物已經是非常恐怖的戰鬥力了。韓森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