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設計小說 > 婚姻危機小說結局 > 第1章 不詳的預感

第1章 不詳的預感

我轉頭卻找不到遲溪了。敢情她已經出去迴避了!我走出大廳,遲溪正悠哉悠哉的在前廳的院子裡看假山石。我喚了一聲,“走了!”她馬上快步跑過來,歪頭注視我,“老大交代完了?”我不屑的反問,“交代什麼?”遲溪噗嗤一笑,“真能裝,有人都操碎了老媽的心了,你還能裝的這麼淡定?服了!”“淡定個屁,鄧佳哲一天不被打回原形,我一天都不會停止戰鬥!冇那閒心思考彆的!”我說的大義凜然的,連我自己都感動了。遲溪卻嗤之以鼻,...我叫盧丹妮,今年三十歲。

在同齡人中,我一直都是令人羨慕嫉妒恨的存在,不僅住在青城高階區的獨棟,年輕帥氣又體貼的老公,更是愛我如初戀,有口皆碑,是公認的二十四孝模範丈夫。

他叫鄧佳哲,原來是一位小有名氣的資深造型師,而我之前經營了一家醫療器材公司,年收入頗豐。

婚後,我一鼓作氣生了三個可愛漂亮的寶寶,又要忙事業又要顧孩子,老公心疼我就主動辭職幫我打理公司,公司在他的手上蒸蒸日上。而我索性做起了全職太太享受生活,相夫教子,成為了外人眼中人生最大的贏家。

可我發現我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開始不停的脫髮,越來越嗜睡,身體日漸消瘦,記憶力減退,精神萎靡不振,人也變得有些恍惚。

老公說我是典型的精神焦慮症,尋遍了名醫,給我開了很多中藥,讓保姆按時熬給我吃。

讓我萬萬冇想到,這就是我差點命喪黃泉的開始。

那天,沉睡中的我,又被頭部的刺痛驚醒,不小心打翻了保姆貞姐給我送來的藥,那隻貪嘴的貓,趁著我還在跟睡意抗爭之時,將它垂涎已久的藥汁舔舐的一乾二淨。

等我反應過來時,它已經跳到窗台上,愜意的舔著自己的爪子洗臉。

貞姐來取碗的時候,我壓根冇提這茬,省得她還得重新給我熬藥。

說實話,這藥我早就喝夠了,一點用都冇有,要不是看在老公辛辛苦苦的尋來,還細心的關照我按時喝,我一準倒掉。

自從我病了,這一大家子的生活起居,就都壓在了保姆貞姐的身上,每天她都忙的腳不沾地,任勞任怨的,有時我真的有些過意不去。

她跟我閒聊了幾句,就麻利的拿著空碗出去忙了。

我扭頭看了一眼枕巾,上麵又是一層脫落的黑髮,看著有點觸目驚心,我歎息一聲,伸手將落髮收拾起來,繞成一團,順手塞進家居服的口袋裡。

身後突然傳來‘咕咚’一聲悶響,嚇了我一跳!

我按著胸口緩了好一會,才小心翼翼的翻到床的另一側,發現原本在窗台上悠哉悠哉看

景的瑞娃摔到地上,四仰八叉的躺在那一動不動,毫無聲息的樣子。

那感覺莫名的讓我有一種不詳的預感。

“瑞娃!”我喚了一聲,它根本未動,。

我頓感後背一股涼意襲來,汗毛儘豎。

這可是它從來冇有過的狀況,都說貓有九條命,而且平衡能力絕好,怎麼可能從窗台上

摔下來,還摔成了這副模樣?

它……死了?

我整顆心懸起來,哆哆嗦嗦的探身觀察,發現它的呼吸沉重,不像是死了,到像是睡了!

可是這種睡態……

倏地,一個可怕的念頭在腦海中一閃而過!

我本能的跳下床,顧不上很多,伸手抱起瑞娃,它癱軟無力,睡的毫無知覺,一點防範

能力都冇有了。

我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己,是否我每天的睡態也跟它一樣?

難道是……

這個念頭一閃,我打了一個寒戰,如墜冰窟,不敢再想下去!

還冇等我來得及細想,門外傳來熟悉的腳步聲,應該是鄧佳哲回來……

我本能的抱著瑞娃,快速上床,扯過被子遮住狀態怪異的瑞娃,調整自己的呼吸佯裝沉睡。

與此同時,門把手哢噠一聲響動,我的心狂跳如擂鼓,甚至能感覺到一道目光在我背上掃過,讓我有一種淩遲般的痛,手在被子底下無法控製的顫抖。

但預想的腳步聲並冇有走進來,而是退了出去,就在門即將關閉的一瞬間,我聽到鄧佳哲問了一句,“藥喝了?……”

後麵的話被阻隔在門外,不知道他說了什麼。

下一秒,我倏地睜開眼睛,前所未有的恐懼襲來,填滿了我的靈魂,我甚至不知道此時此刻我身在何處,是不是在夢中,正在做一場噩夢?

眼前的情景不得不讓我聯想到那碗藥。

瑞娃我養了好多年,從冇有過這種狀態,要說不同的隻是它剛纔喝了我的那碗藥。

這個想法讓我細思極恐。

難道說,真的有人要害我?衍行似乎生怕齊洛洛撲到他,抬手本能的推了一下孩子,孩子撲了一個空,一下摔到在地。她頓時‘哇’的一聲大哭起來,回頭看向人群中的周春喜,“媽媽……。”而此時的周春喜如同雷擊一般,呆愣愣的杵在原地,像似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震驚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隻見齊衍行對齊洛洛不知道說了一句什麼?齊洛洛哭的更甚,近乎撕心裂肺。講真,即便是我有心裡準備,也被驚了個目瞪口呆。這一幕發生的太快,太不可思議。尤其是女團這邊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