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設計小說 > 我竟然是仙二代 > 第1章

第1章

,您真的是地球上唯一的仙二代,比那些富二代什麼的份尊貴多了,就算他們全都加起來,也比不上爺你的一個手指頭。”人竭力說道。“冥尊在您封印了一力量,當你憤怒到極點的時候,那力量就會發,你會變得強大無比……”“去你大爺的,越說越離譜了,騙子!神經病!”王浩氣呼呼的罵了幾句,立刻結束通話電話,騎上自己的電車去送外賣。“唉,爺怎麼就不信呢?隻要他相認,就能獲得冥尊留下的所有財富和傳承。”雲海最高檔的紫雲山彆墅,...第1章

“爺,還是給你親生父親打一個電話吧,馬上就能解決你目前的困境。”

電話裡又傳來那道好聽而又的人聲音。

“你給我聽好了,我王浩就是窮死,被追債的人打死,也絕不打這個電話。”

王浩握著手機,一臉憤懣。

他剛出生就被拋棄,是林德遠和孫秀梅兩口子含辛茹苦把他養大。

至於親生父母,生而不養,甚至長這麼大都冇來看過他一次,王浩對他們怨念頗深。

“爺,當年你父親棄你是有原因的,你父親真的是……”

“閉!”

王浩大喝一聲,氣得想笑。

電話那頭的人說他父親是仙人,之所以棄他,是因為要渡劫。

還說他父親王冥是地球上唯一的修仙者,是整個世界上權勢最大的人,半個地球的財富都是他父親的。

包括炎夏那些有錢有勢的大佬,大部分都是他父親的徒子徒孫。

嗬嗬……真能編,如果他親爹真這麼厲害的話,那他怎麼還生活在社會最底層,每天遭著冷眼和嘲諷?

“爺,您真的是地球上唯一的仙二代,比那些富二代什麼的份尊貴多了,就算他們全都加起來,也比不上爺你的一個手指頭。”

人竭力說道。

“冥尊在您封印了一力量,當你憤怒到極點的時候,那力量就會發,你會變得強大無比……”

“去你大爺的,越說越離譜了,騙子!神經病!”

王浩氣呼呼的罵了幾句,立刻結束通話電話,騎上自己的電車去送外賣。

“唉,爺怎麼就不信呢?隻要他相認,就能獲得冥尊留下的所有財富和傳承。”

雲海最高檔的紫雲山彆墅,一個穿著紫旗袍的風人,放下手機歎了一口氣。

風人名歆,當年僅僅是得到了王浩父親隨手賞賜的一個藥方,便為了雲海的首富。

王浩剛把這一單外賣送到顧客手中,手機又響了起來,這次是鄰居張阿姨打來的。

“王浩,是王浩嗎?”

張阿姨聲音急促,聽起來好像是有什麼急事。

“張阿姨,發生什麼事了?”王浩心中一。

“出事了,快,你家的麪包店出事了——一群地流氓在你家麪包店裡鬨事,好像是嗤花那幫人……”

嗤花!

聽到這個名字,王浩腦袋裡嗡的一下,急忙連忙調轉車頭朝著家裡的麪包店趕去。

嗤花,原名張弛華,雲海的一個混混頭子,也是神貸款分公司的一個經理。

神貸款分公司,雲海首富歆旗下的公司,背景極大。

去年,王浩買房子裝修,再加上結婚,差不多要二百萬。

他的養父母把一生的積蓄拿出來,又東拚西湊,四找親戚朋友借錢都不夠,還差五十萬。

高房價再加上高彩禮,幾乎垮了王浩這個普通的家庭。

為了籌集到五十萬,王浩經人介紹,去找張弛華貸款。

原本說好的借五十萬,利息六十萬,分五年還清。

結果,王浩才還了兩個月,張弛華就翻臉不認人,讓王浩在一個月之,把剩餘的一百一十萬全部還清。

王浩拿合同說事,結果看到合同後傻眼了,上麵有一條霸王條款,那就是張弛華隨時可以向王浩催要剩餘的欠款。

當時簽合同的時候是在酒桌上,張弛華把王浩灌醉,本就冇仔細看合同,稀裡糊塗的就簽了。

結果現在才發現,張弛華搞得是套路貸。

人家有合同,勢力又大,王浩是一點辦法都冇有。

張弛華放出話來,一個月之王浩如果還不清貸款,就打斷他的。

王浩的養父母被無奈,隻能把自己住了幾十年的房子賣了,才籌集了一百萬,還給了張弛華。

因為這件事,搞得父母無家可歸,蝸居在一個小小的麪包店裡,王浩無比的疚。

可是還了貸款之後,張弛華仍是不放過王浩,經常找各種理由繼續向王浩要錢,什麼管理費,手續費,托管費等等一大堆。

王浩是恨了張弛華,卻毫無辦法,隻能東躲高原地,冇想到張弛華竟然找到了父母的麪包店裡。

“張弛華,你要敢傷害我媽,老子不活了,跟你拚命!”

王浩懷裡揣了一把刀子,眼中閃現出瘋狂的表來。

麪包店。

王浩的養母孫秀梅站在店門口,著麵前兇神惡煞的一幫人,臉上陪著笑容說道:“嗤花大哥,我……我兒子的錢已經還清了,你……你怎麼還要錢呢?”

慶街最大的街霸,五短材腦袋渾圓的張弛華皮笑不笑的盯著孫秀梅:“你們之前還的是本息,還有手續費托管費誤工費催收費通費等,加起來一共十萬,再給我十萬,我跟你兒子的賬就兩清了。”

十萬!

聽到這個數字,孫秀梅嚇了一大跳,彆說十萬了,現在就算是一千都拿不出來。

“嗤花大哥,你看我們這小店,最近生意不好,辛苦一天下來也掙不到幾個錢。您可憐可憐我們,緩一緩行不行……”

孫秀梅彎著腰,態度卑微到了塵土裡。

“你這麼說,是不想還債了?”

張弛華看了看後的一群小弟,臉龐猙獰的說道:“敢賴老子的賬,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說著,他轉從貨架上出一盤剛烤好的油麪包,狠狠的朝著地上摔去。

咣噹——

鐵皮屜砸在花崗巖地板上麵跳躍彈起,散發著香味道的麪包四翻滾。

孫秀梅麵一變:“嗤花大哥,你何必要把人到絕路,我實在是冇錢啊——你知道,我去年把房子賣了,才還上你的一百萬,我……我上哪裡再弄十萬啊?”

說著說著,孫秀梅的眼睛就紅了,淚水控製不住往下流。

“這麼說,你是鐵了心不了?”張嗤花臉上的笑容更濃,笑得就像是一個彌勒佛似的。

對付這樣的市井小民,他有的是辦法。

“嗤花大哥,你諒一下吧,我實在是拿不出錢來了。”孫秀梅幾乎要跪下了,一臉哀求的表。

“嗤花哥,我看這孃兒們是想賴賬啊,麪包店給砸了!”

“對,砸店,全都砸了,砸個稀爛!”

張弛華揚手止住了準備鬨騰的小弟們,看了看蜷在旁邊的一道小纖細的影,心裡有了彆樣的心思,笑嗬嗬地說道:“孫秀梅,你不想錢也可以,不過嘛——”

他指了指孫秀梅的兒林思思,“讓陪我一晚上怎麼樣?你放心,隻是一晚上,不會把你兒弄壞的。”

張弛華眼中儘是邪的表。

孫秀梅氣得臉鐵青,渾發抖,咬著牙罵道:“畜生,你不是人!”

“嗬嗬,真是給你臉不要臉!”

張弛華大手一揮,吼道:“兄弟們,砸店。”

哐當――

一個貨架被推倒。

砰――

收銀櫃檯被砸出一個大窟窿。

“不要砸我們的店。”林思思衝上去想要阻擋,卻被張弛華給一把摟在懷裡,狠狠地在的臉上親了一口。

“住手,你給我住手――”孫秀梅嘶聲吼道,撲上去想要把兒從張弛華的懷裡搶出來。

張弛華前一步用自己壯碩的擋在前麵,笑容**地看著孫秀梅:“孫秀梅,隻是讓你兒陪我一晚上,又不了一塊,怎麼就不願意呢?再不答應的話,這麪包店可就真的什麼都冇有了――”

“休想,我就是死也不可能答應你這種要求――”孫秀梅聲音尖利的喊道。

“哈哈哈,想死,老子全你!”

張弛華對著孫秀梅的小腹,抬就是一腳。

孫秀梅被踢得一個趔趄,捂著小腹蹲坐在地上,巨大的疼痛使得臉龐變得扭曲,幾乎不過氣來。

“賤人,老子看上你兒,是你的榮幸。”

張弛華滿臉獰笑,對著倒地的孫秀梅吐了一口濃痰。

接著他又從地上撿起一塊麪包,按在孫秀梅的臉上,用鞋底狠狠的碾碎。

“砸,給我使勁兒砸,我要讓這店裡冇有一樣可以立得起來的東西――”

張弛華一手摟著林思思,另一手揮舞著大喊。

哐當哐當――

麪包店裡麵的貨架被推倒,烤爐也被砸的稀爛。

“救命――救命――救我――”林思思拚命掙紮,手推開張弛華的胖臉,想要逃他的魔爪。

可是,的力道太小,無論怎麼努力,張弛華臭哄哄的還是在的臉上脖子上拱來拱去的。

“小思――”孫秀梅目呲儘裂,朝著兒撲過去。

今天就算拚了這條命,孫秀梅也不能讓兒被這些流氓毀了清白。

“滾!”

張弛華一腳把孫秀梅踢開,旁邊的兩個小弟上前,對著孫秀梅拳打腳踢。

一個弱子,哪裡經得住這些大漢的重擊?

哢嚓!

的肋骨被打斷。

噗——

的口鼻往外冒……

不一會兒,孫秀梅就被打的滿臉是,不省人事。

“媽——”

林思思著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媽媽,中發出淒厲的聲。

“吧,嘿嘿!”

張弛華滿臉殘忍的笑容,手撕林思思的服。

“啊——”

哐當――

就在這個時候,麪包店的大門被人重重地撞開,王浩氣籲籲地站在門口。

看著眼前的慘景,王浩一瞬間目眥裂。

他的養母被打的渾是!

妹妹正在被張弛華這個混蛋欺淩,服都撕爛了!

一瞬間,王浩暴怒到了極點,漆黑地眸子瞬間被紅雲包裹。

他的表寒冷如霜,臉都能夠擰出一把把的冰水。

握在一起的拳頭咯嘣咯嘣作響,聽起來就要把自己的骨頭也給碎了一般。

“張——弛——華!”

三個字從王浩的牙齒中出,他那蘊滿怒氣的眼神,彷彿一頭暴怒的獅子。

張弛華看到王浩,停下了手裡的作,眼中滿是不屑和玩味的笑容。

“嗬嗬,王浩你小子也過來了啊,正好,欣賞一出好戲。”

張弛華哈哈大笑,得意至極。

“死!”

轟――

王浩一拳轟出。

這一拳。

似有驚雷呼嘯,有閃電轟鳴。

呼——

正一臉得意笑容的張弛華,臉上表陡然僵。

隨後!

他的便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出去,狠狠的撞擊在牆壁之上。

砰!

王浩一步重踏,堅的地板四分五裂,他一個箭步上前,青筋凸起的右手抓摳住張弛華後背的,提小似的提了起來。

“啊——”

張弛華一聲慘,後背傳來撕心裂肺的巨痛。

啪!

王浩單手拎起張弛華胖的軀,對著他那張胖臉,就是狠狠的一掌。

“滾!”

這一掌力道極大,張弛華胖的軀被扇的原地打轉,一張臉瞬間充腫脹,帶的牙齒都飛出去了幾顆。

還不等張弛華站穩形,王浩抬就是一腳,將張弛華踢飛。

他的重重的撞擊在麪包店的玻璃櫥窗上,將櫥窗撞的四分五裂,漫天的玻璃渣飛。

“我家人,死!”

冰冷的聲音,猶如刀鋒一般,落張弛華嗡嗡作響的耳中。佛似的。對付這樣的市井小民,他有的是辦法。“嗤花大哥,你諒一下吧,我實在是拿不出錢來了。”孫秀梅幾乎要跪下了,一臉哀求的表。“嗤花哥,我看這孃兒們是想賴賬啊,麪包店給砸了!”“對,砸店,全都砸了,砸個稀爛!”張弛華揚手止住了準備鬨騰的小弟們,看了看蜷在旁邊的一道小纖細的影,心裡有了彆樣的心思,笑嗬嗬地說道:“孫秀梅,你不想錢也可以,不過嘛——”他指了指孫秀梅的兒林思思,“讓陪我一晚上怎麼樣?你放心...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