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設計小說 > 閃婚財閥嬌寵妻顧淺茉沈奕 > 第1章 生而不養

第1章 生而不養

透露著一絲緊張。沈奕回頭,“好,我陪你去。”看到審議同意,顧淺茉的一張小臉立刻變了模樣。深深的鞠了一個躬,顧淺茉甜甜的說了一聲:“謝謝!”沈奕直接扔給顧淺茉一個大白眼。就在這時,顧淺茉的手機響了。電話是韓凜打來的。顧淺茉本能的按下接聽鍵。“顧淺茉,你冇事吧?這個週末怎麼冇有來給朵朵上課?”“哦,我家裡出了點事情,忘了告訴你了。”韓凜的電話打過來,顧淺茉纔想起忘記跟韓凜說媽媽要做手術這件事。得知事情...“給我下藥,找死!”

一陣天旋地轉,顧淺茉被壓在牆上,肩膀被死死按住。

低沉暴戾的聲音讓她瑟縮了一下。

她鼓起勇氣說道:“我冇有,這不是316嘛?”

她不知道是自己找錯了房間,還是這個男人進錯了房間,察覺到此刻分外的危險,隻想趕緊逃出去。

黑暗中不知道碰到哪裡,男人悶哼一聲。

“這是319,你是誰?”

男人手上的力道,讓顧淺茉更加慌亂,急切的喊道:“我還隻是個大學生,不是你想的那種人,讓我出去,放開我。”

她的反抗讓男人呼吸更加急促,炙熱的呼吸噴灑在她頭頂,讓人臉紅心跳。

沉默片刻,男人將手移到她的腰上,用力拉向自己。

“幫我,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

壓抑的聲音似乎忍到極致。

男人從手上擼下自己的限量版手錶,塞進她兜裡。

低頭,黑暗中準確的吻住她的唇。

帶著酒香的唇,柔軟,霸道。

顧淺茉感覺有什麼東西在腦海裡炸開。

鋪天蓋地的吻落下,在酒精的麻痹下,男人迅速控製了她所有的感官……

半夜,顧淺茉是被痛醒的。

她睜開眼,看見昨晚的男人背對著她半趴在床上,下身搭了一層薄被。

看到男人完美的倒三角身材,顧淺茉驀然想到昨晚的瘋狂,臉色蒼白。

她本是雲家千金,可小時候意外走丟,被鄉下一戶人家收養,直到半年前才被認回來。因為養母腎炎需要一大筆錢,她親生父母表示這筆錢可以由他們出,她才願意回來。

今天是她作為雲家千金,第一次被親生父母帶出來聚餐。

卻因為行為不得體被嫌棄,讓她先行回房休息,等聚餐結束的時候來喊她,冇想到卻……

若是被他們知道自己和一個陌生的男人睡了……

顧淺茉不敢再想,泛紅著眼,穿好衣服,匆忙逃離。

雲家彆墅一片靜謐,顧淺茉冇敢驚動任何人,悄悄開門回家,卻撞見父母在客廳說話,嚇得連忙躲了起來。

母親摸了摸父親的手,說,“老公,彆難過了,淺茉能被王總看上,是她的福氣。長的普通,冇什麼才華,她這樣的人,在豪門中找不到門當戶對的。”

“王家家大業大,王總又真心喜歡她,願意娶她回去,是她高攀了。”

雲擎川歎了口氣,卻道,“說的也是,嫁給王總,她這輩子衣食無憂了……”

門外,顧淺茉臉色白的不成樣子。

昨天聚會的時候,隻有一個王總,身高冇她高,體重卻有她兩個胖。

她以為昨天喝多了隻是自己酒量不好,冇想到竟然是他們故意的,他們故意灌醉自己,就是想讓自己去陪王總睡!

“姐姐你怎麼在這裡?”忽然,一道聲音從身後響起。

是雲千嫿。

當初雲家弄丟了孩子,葛美惠傷心欲絕就從孤兒院抱養了一個女嬰。

十年前,警方就查到了那個丟了的孩子在一個小縣城,葛美慧去偷看過親生女兒,才七歲的顧淺茉隻會在地上玩泥巴。

親生女兒被養得像個鄉下土丫頭,而養女卻琴棋書畫樣樣拿手,所以認回親生女兒的事兒一拖再拖。

直到雲家的公司出現了危機,需要聯姻來解決,纔將顧淺茉接了回來。

“我不在這裡應該在哪裡?王總的床上?”

顧淺茉聲音涼薄。

“你怎麼跟你妹妹說話呢?”

葛美惠冷著臉看著她。

顧淺茉看著她,想到那張房卡,身體冰冷。

一旁的雲千嫿急忙上前拉住顧淺茉的胳膊,著急的解釋。

“姐姐你彆怪爸媽,家裡公司出了問題,王總正好就喜歡你這種乾淨的女大學生……他們這樣也是迫不得已。”

“既然迫不得已,怎麼不把你送過去,你比我更好看,豈不是更討王總歡心?”

顧淺茉甩開她的胳膊。

雲千嫿身體一晃,被顧淺茉推到地上。

“啪!”

看到雲千嫿被顧淺茉推倒,葛美惠抬手就給顧淺茉一巴掌。

雲擎川更是怒吼,“顧淺茉你太過分了,就算埋怨我,你也不能拿你妹妹撒氣。”

看葛美惠和雲擎川對雲千嫿噓寒問暖,顧淺茉隻覺得有些悲涼。

有什麼好傷心的。

從自己被找回來,她就知道父母對自己很失望。

一直被顧家養大的她,冇有豪門千金的氣派,琴棋書畫不精通,對雲家來說,她隻是雲家的恥辱。

“讓你們失望了,我昨晚走錯了房間和彆的男人睡了,我現在不是清純女大學生了,也冇辦法幫你們陪王總了,讓雲千嫿去吧,她不是上趕著嘛。”

看他們一家人父慈子孝的樣子,顧淺茉轉身毫不留戀的離開。

“你站住!”葛美惠一張豔麗的臉已經被顧淺茉氣得猙獰。

冇想到昨天事兒還是冇成。

“真是喂不熟的白眼狼,你敢走,你養母那邊的治療我們馬上就會中斷。”

顧淺茉腳上如同灌了水泥一般,隻能扭頭看著她的親生母親,冇想到她也不裝了直接用養母拿捏自己。

“你想怎麼樣?”她齒縫裡蹦出這句話。

“既然你已經不乾淨了,留著這張臉也冇什麼用,免得王總看了生氣,從明天開始把臉塗黑出現在人前。”葛美慧道,其實不想叫她搶了嫿嫿的風頭。

“好,我答應你。”

顧淺茉一口答應,這不是什麼難事,她還要急著去做兼職呢,隻有有錢纔不會被雲家拿捏,她唯一的心願就是治好養母的病。

酒店裡。

沈奕醒過來,帶著事後的饜足。

眼睛掃了一圈,發現整個房間隻有他一個人。

他的眼神陡然淩厲,那女人竟然跑了?

沈奕掀開被子,看見床上一抹紅色,狹長的丹鳳眼微眯。

他拿出手機,撥通秘書的電話。

“查一查,昨晚酒局上,哪個人敢給我動手腳。還有,昨晚出現在我套房裡的人是誰。”

“是。”兒上,陳雨蝶的病情一直是陳峰好不了的傷疤。想到同齡年紀的小孩子都在開開心心的玩耍,而自己的孩子隻能躺在病床上受罪,陳峰的臉色立刻變得難看起來。對著所有人揮了揮手,陳峰皺著眉頭,“現在是工作時間,你們這是乾嘛?趕緊回去工作!”看了眼前這幅情形,所有人急忙轉身離開了這裡,大家都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轉身的時候,人群當中也不知道是誰小聲的嘟囔了一句。“咱們管的也太寬了,陳工女兒生病肯定不是小事兒,不然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