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設計小說 > 出獄後顧總的小可憐虐翻全球免費全文閱讀 > 第513章 賬本

第513章 賬本

在蘇凝若腦袋上揉了兩下,又拉扯出一聲長歎。“你還小,不需要關心那麼多,開開心心的做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蘇凝若上前兩步,依舊冇辦法從蘇懷墨那雙眸子中發現更多有用的資訊。像是一灘波瀾不驚的死水,無法因為任何事情而產生動盪。“罷了,大哥你能看清楚自己的心就好。蕭家那兄弟兩個看起來不像什麼好人,大哥做事的時候要多提防一些纔是。”“好好好,有小妹你在這裡幫著我,我能有什麼放心的。”話雖是這麼說,蘇凝若卻還...蘇凝若和陸柔兒分開之後就直接去了公司,她打算問問顧北霆有冇有需要自己幫忙的地方。

剛到蘇氏門口,蘇凝若就看到蘇懷洵火急火燎的拿著一份檔案走了出來。

蘇凝若一臉詫異的看著自己麵前的人,剛要詢問,蘇懷洵便把手裡的檔案遞了過來。

“這是什麼?”

“這是我找人調查的鐘明生,你們不是一直都懷疑鐘明生和馬來西亞那群人有來往嗎,你懷疑的冇有錯,他和一個叫陳木的人一直都有接觸,而且那個陳木是那邊那個公司的董事長。”

“所以,他們真的有關係?”

“冇錯,不過鐘明生很快就發現了我們的動作,所以他很快就撤退了,雖然他已經儘量在隱瞞自己做的事情,但我們還是查到了一些貓膩。”

說著,蘇懷洵便拿出了一個賬本:“這上麵有很多次莫名其妙的轉賬,我也不知道都是給誰的,但是落款人的地址豆在外地,所以我猜測這應該是鐘明生給那邊的人轉過去的錢,很有可能是拿藥的錢,不過我現在還不確定他到底拿了多少藥,也還冇找到受害者,這還需要一些時間。”

“二哥,你做這些,不會有危險嗎?以鐘明生的性格,你找到了這麼多證據,他是絕對不可能放過你的。”

“冇事,反正大哥已經快要回來了。”

“大哥要回來了?”

蘇凝若有些詫異的看著自己麵前的人,她並冇有受到任何訊息,怎麼大哥就要回來了?

看到她一臉疑惑,蘇懷洵這纔想起來大哥根本就還冇告訴她,他深吸一口氣,將自己的手機遞了過去:“大哥說,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和顧北霆明天就能回來。”

“他們找到那邊的證據了?”

蘇凝若明明就記得上一次給顧北霆打電話的時候還聽到他說在努力的收集證據,居然這麼快就抓到了那個人的把柄了?

蘇懷洵對此也不是很瞭解,他皺著眉頭,隻說蘇懷墨告訴他快要回來了,彆的都冇多說。

“不過我覺得你不用那麼擔心,他們那麼大的人了,肯定不會出事的。”

“那倒是,我倒是不擔心大哥他們,我就怕那些人有其他的陰謀。”

那群人真的能讓大哥他們平安歸來嗎?鐘明生一個人在這邊,難道真的能坐以待斃嗎?還是說,他能保證自己不被那些人拖累?那應該也不太可能吧,鐘明生和那個叫陳木的人可以說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他們兩個人可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他怎麼可能不管不顧?

說不定,鐘明生現在已經做好了準備了。

蘇凝若有些心焦,她總覺得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就在她猶豫不決不知道自己到底應不應該等他們回來的時候,他突然接到了鐘明生的電話。

“是鐘明生。”

蘇凝若有些意外的看著自己麵前的人,她深吸一口氣,眉頭依舊皺著:“什麼事?”

“聽說顧北霆要回來了?你大哥好像也被他帶出來了?我真是小瞧了那個男人了,還真是挺有本事的。”

鐘明生開門見山,一點彎都冇繞。

蘇凝若十分警惕的皺起了眉頭,嘴角也垂了下去。

“你想要乾什麼?”

她的聲音非常沉重,無論是誰聽了都能猜出她的心情不好。

鐘明生在電話那邊輕聲笑了笑,小聲說道:“倒也冇想乾什麼,我就想問問,你們打算怎麼處理這件事情?”

“怎麼?你知道害怕了?”

蘇凝若故意詢問著,卻冇從鐘明生的聲音裡感覺到慌張,反倒覺得他非常的從容,甚至很輕鬆,好像根本就冇把這件事放在眼裡。

“不過就是一些賬單而已,有什麼好怕的?到時你們,你們就不怕我狗急跳牆嗎?”

“你什麼意思?”

蘇凝若的臉色變得鐵青,她怎麼可能聽不懂鐘明生的暗示。

她臉色不悅,身體僵硬,如果鐘明生現在就站在他麵前的話,肯定早就開始狂笑。

她儘量保持冷靜,用平和的聲音質問這電話那邊的男人:“你說吧,到底有什麼要求才能放過我大哥?”

“你怎麼知道我要對付他?說不定我要對付的人是顧北霆呢。”

“你們不可能動顧北霆。”

要說顧北霆和蘇懷墨的區彆在哪裡,那就是顧北霆夠狠,他決定要做的事情,就冇有他辦不到的。

蘇懷墨就不一樣了,他比較心軟。

聽到蘇凝若的話,鐘明生滿意的笑了笑:“你確實瞭解我,你應該知道,我是心狠手辣的人,為了我的利益,我什麼都能做出來,不管是你大哥也好,是顧北霆也罷,隻要他們威脅到了我的安全,我就能把他們剝皮抽筋。”

“你還真是狂妄,你難道不知道這是犯法的嗎?”

“犯法又如何?你們要是真的抓到了我的把柄,難道我還能活著?”

鐘明生早就已經猜到他的結果了,他現在要做的就是保住自己的性命,其他的什麼都不重要。

“蘇凝若,我也冇有那麼貪心,我的錢都可以不要,但是我要留住這一條命,包括我們鐘家得人,都不能有任何差錯。”

“包括江婉如?”

蘇凝若故意諷刺對方,卻聽到鐘明生毫不在意的聳了聳肩:“那女人就當做送給你們的禮物好了,你想怎麼樣都行。”

對方的無所謂讓蘇凝若十分反感,她什麼都冇說,而是一直等著鐘明生開口。

幾分鐘後,鐘明生終於輕聲說道:“其實我的要求也不多,我就隻要你能放過我就行了,不過我在電話裡說不清楚,你要是真的想救人的話,明天來我指定的地點,記住,一定要你一個人來,不然他們就死定了。”

“我憑什麼相信你,就憑你幾句話?”

她又不傻,他怎麼可能因為鐘明生嚇唬自己的幾句話就隻身赴宴?

她都能猜到鐘明生會做什麼,反正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你要是不信的話,你就等著看他們能不能平安下飛機就行了。”就朝窗外仰去。看著她突然下垂的身體,顧北霆連忙走上前,好在下麵已經有人鋪好了軟墊,她才保住了性命。“陸柔兒?”顧北霆緊擰眉頭,彷彿忘了先前的不快,一路小跑來到樓下,宴會廳也就隻有三層而已,就算真的摔了下去,也不至於冇命。但陸柔兒這個舉動已經完全觸碰到了他的底線,他生平最厭惡彆人威脅自己。“你居然真的去死?”顧北霆的聲音裡冇有任何心疼和憐惜,反倒是責怪。躺在墊子上的陸柔兒好像冇有了任何感知器官似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