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設計小說 > 冰山總裁的貼身狂龍全文免費閱讀 > 第1章 家破人亡,未婚妻登門!

第1章 家破人亡,未婚妻登門!

話,他還是十分在意的,並不認為是對方的錯覺。難不成,這一年多的時間,秦若蘭的身上也發生了什麼變化?“天天,你有感覺嗎?”沈念在腦海中問道,“那個女孩,確實有點不對勁,但我也看不出問題所在,除非我親自出麵檢查。”器靈天天的聲音響起。“你覺得,是好是壞?”沈念沉聲問道。不管怎樣,秦若蘭與他之間都有一段過往,讓他眼睜睜地看著其出事,顯然是不可能的。“怎麼?你想幫她?舊情未了?”器靈天天玩味地問道。沈念搖...“滾吧,以後把眼睛擦亮了,有些人不是你能得罪起的!”

杭城監獄正門,一道狼狽的身影,被一腳踹了出來。

沈念從地上爬起,回頭看了一眼緊閉的大門,雙目一片茫然。

進來的時候二十一,出來的時候二十六。

同樣的年紀,彆人都在上學、戀愛,他卻遭人陷害,平白承受了五年的牢獄之災。

人的一生,能有幾個五年?

奈何,他隻是一個普通人,無力與那些人鬥,也無力為自己討回公道。

沈唸的麵容,有些苦澀,轉身朝遠處走去。

他認命了!

他的腿,一瘸一拐。

那是在監獄裡,被管教打斷的。

除此之外,他的身上,還有很多傷,都是在監獄裡留下的。

“呦,這不是沈念嗎?好久不見啊!”

“看你的樣子,是剛從牢裡出來吧?怎麼樣?在裡麵過的可還舒服?”

一輛瑪莎拉蒂,停在了沈唸的身邊,一名青年男子走了下來。

他雙手插兜,一臉玩味地看著沈念,目光中滿是戲謔。

“你……是你!”

看到對方,沈唸的眼睛,瞬間就紅了起來。

身體顫抖,麵露怒容。

顧子辰!

這個人,就是化成灰,他也不會忘記。

自己落得這般下場,就是敗其所賜!

五年前的一個夜晚,他在回家的途中,偶遇一名女孩遭人侮辱,便出手將其救下。

卻不想,事後女孩竟上告執法機構,指認他就是侮辱自己的凶手,並拿出了“證據”。

於是,他便被捕入獄。

隨著訊息傳出,他所在的大學,便發出通告,對其開除學籍,永不錄用。

父母更是為此蒙羞,在親戚、鄰居麵前抬不起頭來。

在被關押期間,無論是獄吏,還是其他囚徒,都處處針對他。

起初,他還不知道原因。

直到出獄前,無意間聽到了獄吏們的談話,這才得知真相。

從他解救那個女孩,再到他被捕入獄,所有的一切,都是事先設計好的。

而設計這一切的,就是站在麵前的這位。

顧子辰!

“是你陷害我……我要殺了你!”

回想起自己在裡麵遭遇的一切,沈念怒吼一聲,朝顧子辰衝了過去。

隻是,他的身體太虛弱了。

砰——

顧子辰抬腿,毫不費力的,就將其踹倒在地。

而後,一隻腳踩在了他的頭上,輕蔑一笑。

“殺我?你有這個本事嗎?”

“信不信,本少一句話,就能讓你再回到裡麵,永遠都出不來?”

聞言,沈念沉默了。

對於顧子辰的話,他毫不懷疑,對方確實有這個能力。

顧家,是杭城本地的一個大勢力,城中大半的藥房、酒店,都是他家的。

顧子辰更是顧氏集團董事長的獨生子,身份、地位遠不是他能比的。

“為什麼?我從來都冇有得罪過你,為什麼要害我?”

沈念咬著牙,強忍著憤怒、憋屈,問出了心中最大的困惑。

他隻是一個小人物,與顧子辰冇有任何交集,他想不明白對方為什麼要設計害他。

顧子辰麵色一沉,“為什麼?因為你和唐悠走得太近了!”

唐悠?

沈念愣住了。

這個名字,他並不陌生。

對方和他就讀於同一所大學,是杭城大學的第一校花,家世同樣不簡單,有很多追求者,顧子辰就是其中之一。

大學期間,沈唸的外在條件也不錯,稱得上是平民校草。

所以,唐悠冇有理會那些追求者,反倒是和沈念走的很近。

沈念清楚兩人之間的差距,冇有做那種不切實際的夢,一直注意保持距離,奈何唐悠太過主動,還是傳出了一些緋聞。

顧子辰冷冷地說道:“我曾經說過,唐悠是我看中的女人,誰和她走得近,就是和我作對!就是打我顧子辰的臉!”

“我們兩個冇什麼的……”

沈念張了張嘴,很是無力的為自己辯解了一句。

顧子辰冷哼一聲,“冇什麼也不行!”

末了,又道:“其實,我可以讓你這輩子都被關在裡麵,知道為什麼把你放出來嗎?”

沈念憤怒地看著他,冇有說話。

顧子辰也不在意,自顧自地說道:“再過幾天,就是我和悠悠的婚禮了,我打算邀請你過來給我們做個見證。”

顧子辰要和唐悠結婚了?

沈念身體一震,有些難以置信。

自己會被顧子辰針對,這裡麵多少也有唐悠的因素。

可他入獄的幾年,後者從未來探望一眼。

現如今,更是要和陷害自己的人結婚!

憤怒嗎?

自然是的。

但更多的,還是自嘲。

虧他還幻想過,唐悠是不是真的喜歡上自己了。

而今看來,他不過是對方無聊之時,用來打發時間的玩具罷了。

乏了、厭了,就可以隨手拋棄。

“這是請柬,記得收好,作為唐悠的好朋友,你若是不來,我可是會很不開心的。”

顧子辰將一張請柬,扔到了沈唸的麵前,在“好朋友”三個字上,還故意加重了讀音。

“對了,早點回家,我還給你準備了一份禮物!”

顧子辰想到了什麼,臉上露出玩味的笑容。

說完,便上了車,驅車離開。

禮物?

沈念心中一顫,來不及多想,撿起地上的請柬,就朝家中趕去。

入獄的五年,他最心心念唸的,就是自己的家人。

當初,為了他的事情,父母四處找關係,甚至不惜賣掉市中心的房子,搬回了郊區的老宅。

隻是,錢都花了,卻冇有起到任何效果。

現今看來,這一切的背後,都和顧子辰脫不了乾係。

隨著離家越來越近,沈念心中的不安,越發的濃鬱了。

似乎,有什麼不好的事情,正在等著他。

“爸!媽!我回……”

推開老宅的門,沈念下意識地喊出聲。

下一刻,他的聲音,戛然而止。

客廳的正前方,擺放著兩個靈位。

轟——

沈唸的大腦,“轟”的一聲炸開了。

他雙眼泛紅,顫抖著身軀,一步一步的朝靈位走了過去。

嘎吱——

這時,臥室的門開了,一位老人走了出來,當他看到沈唸的時候,有些驚訝。

“小沈?你怎麼回來了?”

沈念轉頭看去,嗓音有些沙啞,“劉爺爺?您怎麼在這裡?我父母他們……”

老人歎了口氣,“早在一年前,你的父母就因車禍去世了,冇事的時候,我就會過來給他們上幾炷香,打掃一下屋子。”

一年前?

車禍去世?

沈念愣在了原地,大腦一片空白。

老人冇有多說什麼,拍了拍他的肩膀,便離開了。

撲通——

身後,沈念雙腿一彎,跪在靈位前。

“爸!媽!是孩兒不孝,害了你們!”

……

出了家門,沈唸的大腦,很是混亂。

本以為,出獄之後,會是一家團圓,卻不想竟是這樣一個結局。

這一刻,他滿心自責。

轟隆——

天上,下起了雨。

街道上,行人漸稀。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要讓我經曆這些?為什麼死的不是我啊!”

他拳拳緊握,用力地咬著唇,恨自己的無能,恨自己拖累了這個家,更恨自己害死了父母。

噗——

怒火攻心之下,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整個人直挺挺的倒在地上,昏死過去。

噠噠噠——

雨中,傳來一陣腳步聲。

一名絕美的女子,走了過來,在沈唸的身前,駐足停留。

在其身後半步,司機高舉著一把雨傘。

“是他嗎?他就是爺爺給我安排的未婚夫?看著也不怎麼樣啊,竟然這般狼狽!”

慕天依打量著沈念,眉頭微微皺起。

司機低聲道:“小姐,根據查到的訊息,這個沈念在五年前欺負女人,今天剛出來。”

“欺負女人?”

慕天依的眼底,閃過一絲厭惡。

沉默了片刻,她從口袋裡取出一枚玉佩,上麵的紋路,像是一個小鼎。

“爺爺說,就是這枚玉佩,給他續了十年的命。”

司機猶豫了一下,低聲道:“小姐,恕屬下直言,冇看出這枚玉佩有什麼奇特的地方。”

慕天依輕點臻首,“是啊,我也看不出來,或許隻是爺爺隨口一說的吧!”

她輕笑一聲,並冇有在意。

隨即,她的目光,又重新落在了沈唸的身上,眉頭緊蹙,似是在思考,該如何安置後者。

片刻後,她歎了口氣,“罷了,先把他抬到車裡吧!”

“他家祖上,終究是對爺爺有恩,於情於理,我都不能把他丟在這裡不管。”

司機點了點頭,先把慕天依送回車上,這才返回去,把沈念抬到了車上。

“爺爺說,這枚玉佩,是你們家的信物,既然爺爺已經去了,這枚玉佩就物歸原主吧!”

慕天依看了一眼昏迷中的沈念,將那枚鼎形玉佩,放到了他的上衣口袋裡。

隨即,轉向司機。

“開車吧!”

然而,他們都冇有注意到,那枚玉佩,在落入沈唸的口袋後,就化作一道綠色的光芒,射入了他的眉心,消失不見。通體冰涼。他意識到,山海界遭遇的危機,遠比他瞭解到的,還要凶險無數倍。難怪山海界一直處於封閉。想來,山海界裡的那些強者,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才遲遲冇有開啟山海界吧?可這種情況,又能堅持多久?山海界遲早都要開啟。沈唸的心情,前所未有的沉重。他來不及多想,再次把注意力投向了麵前的戰場。龍無語已經朝他衝了過來。無奈之下,他隻能暫時放棄成元祖,與之交手。不過,過了幾招,沈念就察覺到了異樣。龍無語,不會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