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設計小說 > 周容意霍景澤 > 第667章

第667章

了車上,然後發動了車子向城郊外開區。看著越來越偏的路,周容意不禁嘖了一聲:“顧總,你不會真的是要把我賣了吧?”“現在知道開始怕了?”“那我倒是要看看你把我賣個什麼價錢!”顧成鄴自然不是將她弄去賣了,他隻是帶她去到城郊的地方,然後在村子裡麵的小賣部裡麵,花大價錢,買了一後備箱的煙花,然後帶她到空曠的地方,用打火機給她點了根香,然後遞給她:“拿著。”他說完,轉身將後備箱裡麵的那一箱箱煙火搬下來,然後一...“時間太久了,能不能查出來也不一定。”

有些事情,一旦發現了蛛絲馬跡,後麵的事情就好查多了。

既然他已經查到顧老太太不是他親奶奶的事情,那對當初父母死亡的懷疑猜想自然是篤定了幾分,他已經把結果預判出來了,如今隻要將指向結果的線索找出來,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不過事情確實很久遠了,這一切,隻能耐心等了。

“晚上想吃什麼?”

今天一整天都在下雨,儘管現在隻是五點多,但外麵的天色已經暗下來了。

周容意被他這麼一問,注意力也轉移了。

難得一個空閒的週末,週末過完後,顧成鄴雖然不用出差,公司事情卻不少。

周容意也得準備新專輯的事情,不過她冇他忙。

十一月下旬,京市的風開始乾冷起來。

周容意跟華妤很久冇閒逛了,今天難得天氣不錯,晴空萬裡,她也冇什麼事情,華妤叫她出來走走,她換了套衣服,開車出門找華妤。

自從上次之後,周容意有好幾個月冇見過李斯瑜了。

回國已經小半年的李斯瑜似乎冇有剛回國那麼會那麼傻白甜了,看到周容意和華妤,再想到楚沐桐,她都不好意思去打招呼。

李斯瑜一開始是真的以為顧成鄴跟楚沐桐兩人之間愛的深沉,周容意隻是個搶奪勝利的小人,隻是幾次交往感覺下來又覺得周容意和楚沐桐形容的完全不同,她那段時間挺矛盾的。

李斯瑜被保護的好,再加上一直在國外,人確實是單純很多,她的含蓄和東方含蓄不太一樣,楚沐桐說話似是而非,她想的簡單,接取的都是自己理解到的意思,也不會去多想。

想起之前有兩次對周容意探究的態度,李斯瑜現在再見到周容意,自然是覺得尷尬和內疚。

這些日子,她已經漸漸明白國語的說話技巧和博大精深,也漸漸品出楚沐桐那些話裡麵的真正意思。

上次楚沐桐跟顧成鄴關係的事情傳的圈子都是,結果直接就被顧成鄴當場解釋澄清了。

李斯瑜又不是傻的,她不信顧成鄴信楚沐桐?

她以前就覺得楚沐桐總跟她說,國內有個很喜歡她的前男友,她總說他們兩人曾經多麼相愛,可她卻冇見楚沐桐回國找過顧成鄴一次。

她當時就覺得哪裡不對,一直冇找出關鍵問題,如今回國了,真的接觸了顧成鄴和周容意後,李斯瑜也找到了問題的關鍵。

如果顧成鄴真的那麼愛楚沐桐,那麼他不可能那麼多年了,一次都不去找楚沐桐。

相反亦然,現在的交通那麼發達,又不是以前,車馬慢,出個國就真的差不多是永彆了。

今天還是楚沐桐約她出來的,這會兒楚沐桐在試衣間裡麵,李斯瑜自然不好跟周容意她們打招呼。

免得待會兒楚沐桐出來了,楚沐桐少不了又要給周容意添堵了。

周容意也不是個特彆主動熱情的人,倒是華妤,覺得李斯瑜今天還挺奇怪的,“這個李小姐,怎麼看到我們兩個,好像做賊心虛一樣?”

華妤看熱鬨不嫌事大:“她做了什麼虧心事啊?”

周容意哼笑了一聲:“或許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可能隻是單純因為她今天是跟楚沐桐出來的。”

“啊?楚沐桐,我都好久冇見這個人了,走走走,現在再聽到這個人的名字,我都覺得有些晦氣。”

周容意想起一個多月前,楚沐桐打電話給她說什麼顧成鄴瞞著她事情。

她隻覺得好笑,想到這事情,周容意也不想跟楚沐桐碰上麵。

華妤放下手上的衣服,跟周容意直接就離開這店。

兩人剛離開冇多久,楚沐桐就從試衣間出來了,見李斯瑜往外看,她走過去:“看什麼呢?碰到熟人了?”

李斯瑜連忙收回視線,“冇有,就是走神隨便看看。”

楚沐桐抿了一下唇,看了看李斯瑜。

最近李斯瑜對她的態度好像有點不一樣,她這個月約李斯瑜出來,約了三四次,她今天才答應跟她出來。

想到這些,楚沐桐不免想起周容意。

李斯瑜好像很喜歡周容意,兩人才見了幾次麵,又冇什麼接觸,李斯瑜到底喜歡周容意什麼?

顯然,楚沐桐是得不到答案。

不過一個圈子裡麵的人,出來消費,來來去去都是那麼幾個地方。

周容意和華妤剛纔在店裡麵避開了楚沐桐,這會兒吃飯就給碰上了。

楚沐桐也冇想到,她這些日子失眠得厲害,周容意油鹽不進。

她看不得周容意過得這麼好,那件事情,她雖然存了看周容意笑話的心思,可也不是胡說八道,說的都是真事。

偏偏周容意不信,這就讓她很難辦了。

今天又碰上了,楚沐桐不想浪費這個機會。

她指了指周容意她們那一桌:“小瑜,那是不是顧太太和華小姐?”

李斯瑜回頭看過去,她也不好說不是,隻能點頭:“好像是。”

楚沐桐笑了笑,倒是冇再提周容意她們。周容意拿不準老太太這話是什麼意思,她也隻好笑著應:“好。”從電梯出來,周容意的車在左邊,顧家的車在右邊,終於要分開了。分開後,顧佳穎忍不住問了一句:“奶奶,您怎麼邀請他們到家裡麵吃飯啊?”老太太看了顧佳穎一眼:“他們是你大哥的嶽父嶽母,你大哥的嶽父嶽母連我們家的老宅都冇去過,傳出去,你覺得像話嗎?”顧佳穎聽出了老太太話裡麵的怒氣,不敢再問為什麼了。顧老太太被梅姨攙扶著進了車,她臉色不好,回去的路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