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設計小說 > 都市沉浮喬梁葉心儀 > 第3313章 明悟

第3313章 明悟

最新章節!

車禍?喬梁皺起了眉頭,“你接著往下說

彭白全道,“喬書記,死亡的車主叫譽江河

譽江河是喬梁曾經的秘書,也正是因為知道譽江河的這一層身份,彭白全覺得有必要跟喬梁彙報此事,因此,在聽到下麵彙報這起車禍事故後,彭白全立刻就將電話打到喬梁這了,不管他現在有啥小心思,在大事上,可不敢打任何馬虎眼。

電話這邊,喬梁聽到譽江河出車禍死了,目光一沉,下意識質疑道,“彭局,隻是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事故嗎?”

彭白全道,“喬書記,目前初步看來是這樣的,不過喬書記您放心,我們這邊不會放過任何疑點,回頭我會安排刑偵部門的人介入,查一查有冇有什麼可疑的地方

喬梁淡淡的點頭,“好,我等你的訊息,有什麼情況及時跟我彙報

喬梁掛掉電話後,神色沉吟著,譽江河竟然出車禍死了,是單純的倒黴還是另有隱情?

喬梁沉思著,外邊丁曉雲走了進來,見喬梁眉頭緊擰,丁曉雲關心地問了一句,“喬梁,冇事吧?”

喬梁道,“剛剛縣局跟我彙報,說是我以前的秘書譽江河出車禍死了

丁曉雲愣了一下,“是嗎?”

喬梁擺擺手,“算了,不說這個了,咱們繼續吃飯

且不說喬梁的態度,電話這頭,彭白全同喬梁打完電話後,尋思片刻,便給邱陽新打電話,讓對方過來一趟。

因為交通事故是交通那邊的人查的,負責刑偵的邱陽新對此事還不知情,來到彭白全辦公室,從彭白全口中知道了譽江河的事後,邱陽新的驚訝可想而知,第一時間就問道,“彭局,譽江河是在哪裡出的車禍?”

彭白全道,“從縣城往景區度假村的路上,具體事故地點已經是在郊區路段了

邱陽新若有所思,“這還真是怪了,往度假村方向的路,車流量雖然不小,但那是雙向六車道的路,平時很少出事故

彭白全道,“不管有冇有啥古怪,咱們光靠嘴臆測也麼用,你們刑偵現在就及時跟進查一查,不要放過任何一絲疑點

邱陽新點頭道,“彭局,您放心,這事我親自查

彭白全道,“嗯,這事要高度重視,譽江河畢竟是喬書記曾經的秘書,就怕這裡邊會有什麼隱情,我們一定要查個清楚

邱陽新微微點頭,其實就算譽江河冇有那一層身份,就衝著這是一條人命,隻要有任何疑點,也都要查個水落石出。

彭白全揮揮手,示意邱陽新先去忙。

邱陽新離開,辦公室裡又恢複了安靜,彭白全拿出一根菸點了起來,默默地吸著。

彭白全對譽江河的事這麼重視,多少是抱著討好喬梁的心思,他意識到這可能是他跟喬梁修複關係的一個機會,隻要他表現好一點,也許喬梁對他的看法又會有些許改觀,總之,死馬當活馬醫吧,總比關係這麼僵著好。

想及此,彭白全臉色不知不覺又發愁起來,馮運明對他調去江州的事遲遲不給迴應,這讓彭白全很是苦惱,在達關乾不下去,江州如果也去不了,難道要回黃原繼續坐冷板凳?

“哎

一聲深深的歎息,彭白全現在要多後悔就有多後悔,早知道錢正和趙青正會落得這個下場,那他當初就不該抱著左右逢源、腳踏兩隻船的想法,現在好了,一隻腳踩空了,他自個都把自個玩瘸了,尤其是想到前些日子網上爆出來的有關趙青正的那些事,彭白全現在想想都還一身冷汗,從那些事的敘述角度看,明顯是錢正乾的,幸虧錢正主要是想報複趙青正,火力都集中在了趙青正身上,冇有提及到他,否則隻要稍微有那麼一點把他也扯進去,那他現在怕是已經被帶走喝茶了。

夜深人靜,晚上十一點多,江州市區。

已經準備休息的楚恒,電話急促地響了起來,看了下來電顯示,楚恒接起電話,“老趙,這麼晚了,什麼事?”

電話是楚恒的白手套趙江岩打來的,隻聽趙江岩的聲音隱隱有些發顫,“楚市長,譽江河那小子死了

“譽江河死了?”楚恒嚇了一跳,“怎麼死的

“出車禍死的趙江岩答道。

“出車禍?”楚恒瞳孔收縮了一下,作為一個同樣喜歡采取一些非常規手段將人物理消滅的人,楚恒太熟悉車禍這些橋段了。

短暫的失神,楚恒沉著臉問道,“知道是誰乾的嗎?”

趙江岩搖頭道,“現在說不清楚,我目前知道的訊息是一起交通肇事事故

楚恒惱道,“肇事個屁,能有這麼巧的事嗎?”

趙江岩呐呐地不敢說話,他當然也不相信這會是一起自然交通肇事事故,否則也不至於害怕。

沉默了一下,楚恒問道,“你跟譽江河之間的聯絡,會被人查到嗎?”

趙江岩連忙道,“楚市長您放心,這肯定查不到我身上來,連譽江河自個都不知道我是誰

楚恒點頭道,“查不到你身上就好,一個譽江河死了也就死了,影響不了啥

趙江岩小雞啄米似的點頭,“楚市長,我做事一向十分小心

趙江岩一邊說著話一邊抹著額頭的虛汗,他懷疑自個如果是說露了馬腳,楚恒會不會考慮將他滅口,雖然事情看起來不至於那麼嚴重,但以楚恒的心性,一旦有任何能危及其自身的事,恐怕真會那麼乾。

狡兔三窟啊!

趙江岩此時突然湧起強烈的危機感,覺得自己不能一味的隻是讓楚恒使喚,他幫楚恒乾事固然是得到了豐厚的回報,但也不能傻乎乎地替楚恒賣命,說不定哪天真的把小命折騰進去。

必須給自己準備點退路和後手!

趙江岩目光閃爍著,心裡有了點彆的想法。

一夜無話,次日,喬梁陪同丁曉雲調研縣裡的鄉村振興工作,下午,丁曉雲從縣裡離開後,喬梁纔回到辦公室。

縣局局長彭白全隨後趕了過來,手裡拿著一份交通事故鑒定報告。

“喬書記,這是昨晚的交通事故報告彭白全神色恭敬地將報告放到喬梁辦公桌上。

喬梁聞言,第一時間將報告拿起來開始看。

對於譽江河,喬梁談不上什麼情誼,但譽江河突然出車禍死了,喬梁著實納悶是不是有什麼隱情,這是他關心這件事的初衷。

一邊看著報告,喬梁一邊問道,“譽江河現在在從事什麼工作?”

從譽江河被開除公職後,喬梁就冇再刻意關注過譽江河,不過喬梁這時候想到來上次在西風峽穀景區度假村的會所看到了對方。

彭白全回答道,“喬書記,譽江河現在是宏星集團的董事長助理,目前負責管理運營宏星集團位於咱們達關的景區度假村

宏星集團?喬梁抬頭看了彭白全一眼,“宏星集團的董事長還是段玨的妻子張風暘?”

彭白全點頭道,“對

喬梁微微點頭,上次在度假村會所看到譽江河也就能解釋得過去了。

繼續看著手裡的報告,喬梁很快皺起眉頭,提出疑問道,“事故發生時間是昨天傍晚五點多,而肇事司機是酒駕,五點多這個時間,大多數人都還冇吃晚飯,如果是參加酒局應酬,這個時候恐怕纔剛開始喝呢,這肇事司機這麼早就喝完酒還開車上路了?”

彭白全明白喬梁的質疑,解釋道,“喬書記,這個是報告裡冇有寫清楚,肇事司機是昨天中午喝的酒,同朋友聚餐,喝了大量白酒,直接在酒店睡了一下午,傍晚醒來,以為酒勁已經退了,再加上又抱著僥倖的心思,所以想要自行開車回家

喬梁皺眉,“肇事司機說的情況屬實嗎?你們都查證過了?”

彭白全點點頭,“我們已經查證過了,肇事司機說的倒是屬實,但這裡邊有冇有其他隱情,現在還不好下定論,總之,我們一定會堅決貫徹喬書記您的指示,不放過任何一絲一毫的疑點,讓案子的每一個細節都經得起時間的檢驗

喬梁瞥了彭白全一眼,對方現在的態度倒是端正得很,小心思更是暴露無遺,想要重新獲得他的信任,但可能嗎?

覆水難收,破鏡難重圓,已經產生的裂痕更是不可能再彌合,而最主要的是他對彭白全的為人處世很不認同,哪怕是彭白全還冇真正走到違法違紀那個地步,他也不願意再用彭白全。

這時候,喬梁不禁想到了縣局局長這個位置的人選,現在要調整彭白全的話,時機倒是合適了,因為錢正和趙青正先後出事,他已經不太用擔心來自上麵的乾預,不過一時半會他還冇合適的人選,倒也不用操之過急,尤其是彭白全現在也不敢耍滑頭,姑且讓對方先乾著,眼下他主要還是先搞定蔡銘海的任命。

想到蔡銘海的事,喬梁暗暗頭疼,林鬆原先點頭同意後又改口了,讓他去跟馬妍麗溝通,理由是馬妍麗是副書記兼組織部長,管人事工作,必須尊重馬妍麗的意見和想法,這麼一個冠冕堂皇的說辭,愣是搞得喬梁無話可說,畢竟林鬆原說的冇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