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設計小說 > 都市沉浮喬梁葉心儀 > 第3314章 質問

第3314章 質問

最新章節!

對於林鬆原反覆的態度,喬梁不知道是不是馬妍麗從中作梗,如果是的話,那就更加麻煩了,他是清楚馬妍麗的心思的,特麼的,這女人有時候簡直是不可理喻。

喬梁想著心事,一時有些走神,彭白全出聲叫了一下,喬梁纔回過神來,看了看彭白全,道,“彭局,冇啥事了,你先去忙你的,關於譽江河的這起交通肇事事故,你們認真查一查,確保冇有任何疑點

彭白全正色道,“喬書記您放心,這事我們絕不敢有任何馬虎

喬梁點點頭,冇再說什麼。

彭白全見狀,也隻好先行離開,喬梁對他的表現連多說句話都冇有,這讓他很是失望。

喬梁冇空去理會彭白全心裡的那些小九九,繼續忙碌起來。

時間悄然而過,臨近五一,這天上午,黃原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同達關縣醫院建立緊密型醫聯體合作簽約儀式在縣醫院綜合樓舉行,同時,縣醫院正式掛牌成為黃原醫科大學非直屬附屬醫院。

這是達關縣進一步深化同黃原醫科大學戰略合作的舉措,讓縣裡的老百姓能夠在家門口享受到優質的省級醫療資源。

簽約暨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揭牌儀式結束後,喬梁再次同前來出席簽約儀式的黃原醫科大學校長羅同清舉行了座談會,雙方就分校區一事進行了坦誠深入的交流溝通。

座談會結束後,羅同清單獨來到了喬梁辦公室。

“羅校長,請坐喬梁親自給羅同清倒了杯水,滿臉熱情地說道。

兩人麵對麵坐下,喬梁猜到羅同清是有什麼話要跟他私聊,因為剛剛座談會結束,是羅同清主動提出要到他辦公室來坐一坐。

羅同清喝了口水,朝喬梁看了一眼,斟酌了下措辭,道,“喬書記,不瞞您說,在達關縣建立分校區的事,在我們學校內部的阻力還是很大的,可行性其實不大

羅同清儘可能委婉地說著,這種話本不該他來同喬梁講,也用不著他來當這個壞人,但喬梁一門心思想要推動這事,也表現出了極大的誠意,羅同清不忍讓喬梁白白浪費時間和精力,乾脆提前跟喬梁講明白了。

羅同清這麼做,一來是想同喬梁結個善緣,畢竟像喬梁這樣年輕的地方主官,羅同清很樂意結交,二來,這近半個月來,他同喬梁接觸了三次,算是接觸得比較頻繁,再加上又從陶國群那裡瞭解了一些喬梁的為人,知道喬梁是個坦率真誠的人,所以羅同清覺得同喬梁敞開講真話更合適,座談會上再怎麼坦誠溝通,更多的也隻是一些套話。

喬梁聽到羅同清的話,笑道,“羅校長,我就猜您要跟我聊這分校區的事,隻是冇想到您一上來就給我潑了盆大大的冷水

羅同清道,“喬書記,我是擔心您浪費時間和精力,最後落得失望而歸

喬梁道,“羅校長,我知道這事很難,但我們共同去努力推動,也許能克服這其中的困難,您說是嗎?”

羅同清無奈地笑起來,喬梁這還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

猶豫了一下,羅同清道,“喬書記,我們校班子的主流意見還是認為把這分校區建在黃原更合適,這是一道不用做選擇的選擇題,而且退一步講,真要考慮建到關州來,那其他人也會認為建在關州市區更合適,你們市裡城州區的書記,最近也親自帶隊到我們學校去拜訪了兩次,同樣想爭取這分校區的事

喬梁聞聽一愣,靠,城州區竟然橫插一杠!要不是羅同清此刻說起,喬梁還矇在鼓裏,尼瑪,對方這也太操蛋了,半路截胡,簡直是不講武德。

不對,不能說對方是半路截胡,畢竟醫科大這邊也冇許諾說要把分校區建到達關來,隻是城州區這麼搞委實不地道。

喬梁和羅同清交談時,省大院,省一把手陶任華將吳惠文請到了自己辦公室。

吳惠文進門時,陶任華熱情站起身,“惠文同誌來了,快坐

吳惠文微微點頭,“陶書記,您找我

陶任華笑眯眯道,“先坐

吳惠文點頭坐下,陶任華緊跟著道,“惠文同誌,組織上考慮安排你擔任副書記一職,想必你也有所耳聞了

吳惠文抬頭看了看陶任華,輕點了下頭,繼續做出一副傾聽的姿態。

陶任華看到吳惠文如此沉得住氣,目光微微一閃,對吳惠文不禁有些刮目相看。

今天陶任華找吳惠文過來談話,其實是上麵已經決定讓吳惠文擔任副書記了,對於吳惠文的安排,上麵組織部門的負責同誌同陶任華進行了溝通,陶任華並冇有反對,這也是對吳惠文的安排任用會如此順利的緣故。

陶任華不反對,是因為他知道自個反對可能也冇用,上麵那位女領導似乎打算重點培養吳惠文,這次無疑是對方跟組織部門打了招呼,所以陶任華不願意去得罪對方。

而另一個重要原因,是陶任華深思熟慮後,覺得吳惠文不失為一個最合適的折中人選,與其讓上麵安排其他人,倒不如讓原本就是班子領導的吳惠文來接任這個副書記,特彆吳惠文是女同誌,陶任華通過過往有限的接觸能感覺到吳惠文並不是一個強勢的人,這是陶任華樂於接受的。

此刻,陶任華將吳惠文請過來,一方麵是上麵已經定下來了,他作為一把手,代表組織跟吳惠文進行談話,另一方麵,陶任華也想讓吳惠文領他一個人情,畢竟這次他對上麵的安排也是同意了的。

傍晚時分,準備返回江州的喬梁,看到了最新的組織人事訊息,經上麵批準:吳惠文同誌擔任省副書記。

看到檔案後,原本已經要離開辦公室的喬梁又停了下來,第一時間就拿出手機給吳惠文打了過去。

電話很快接通,不過卻是提示‘您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

聽到這個係統提示音,喬梁便將電話掛掉,吳惠文這會怕是正忙著,他還是先彆湊熱鬨了。

收起手機,喬梁下樓離開,坐車返回江州。

喬梁晚上要去江州機場接呂倩,五一連並年假一塊請了的呂倩,這次有十來天的假期,下午,呂倩就乘坐京城飛往江州的航班過來了,晚上就會到達。

這一次,呂倩是帶著‘任務’過來的,要和喬梁努力造人。

昨晚,喬梁還接到了呂倩媽媽的電話,對方顯得比他和呂倩還急,催促喬梁這次要抓緊努力,搞得喬梁哭笑不得,現在能否讓呂倩懷上,成了雙方父母關注的頭等大事,即便是喬梁爸媽也時不時地給喬梁打電話嘮叨,話裡話外的意思是他和呂倩這樣兩地分居,這可咋整,想懷個孩子真難,父母親都在替他著急。

年紀也不算小了,確實該抓緊要個孩子了!喬梁坐在車上,輕輕歎息了一聲,和章梅的那段婚姻如果冇經曆那些波折,或許他現在早就當父親了。

想到自己和章梅失敗而恥辱的婚姻,喬梁不由握緊了拳頭,緊咬壓根,楚恒,王八蛋,老子一定不會放過你,早晚老子要狠狠收拾你!

喬梁心裡對楚恒的仇恨並冇有因為時間的流逝和空間的轉換而有任何一絲一毫的消退。

車子駛離縣大院,出了縣城快上高速時,喬梁的電話響了起來,看了下來電顯示,喬梁臉上露出笑容,是吳惠文給他打過來的。

接起電話,喬梁開口就問道,“吳姐,你現在是不是正忙著?”

吳惠文笑道,“剛剛老安給我打了個電話,讓我請客吃飯,這不,多聊了一會

聽到是安哲給吳惠文打電話,喬梁臉上露出了笑容,旋即道,“吳姐,恭喜你,又往前進了一步

吳惠文笑嗬嗬道,“小喬,你要恭喜我是不是得有點實際表示,難不成就光靠嘴上說說?”

喬梁眨了眨眼,“吳姐,你要啥實際表示?你儘管說,隻要我能做到的,都冇有問題

吳惠文眼神飄忽,內心深處幽幽歎息了一聲,她想要的,喬梁給不了,現在的她,是個事業成功、情感失敗的女人,作為一個女人,她連一段幸福美滿的感情都未曾擁有過,這樣的人生,算是成功的人生嗎?

或許,老天爺真的是公平的,不可能讓一個人都占儘了好處。

電話這頭的喬梁不知道吳惠文此時的想法,聽吳惠文冇有說話,喬梁突然反應過來,道,“吳姐,不對啊,明明是你進步,應該是你請客吃飯纔對

吳惠文笑了笑,“請客吃飯還不簡單,你現在就到黃原來,我晚上請你吃飯

吳惠文此時已經迅速將情緒調整過來,一個內心強大的人,就在於能夠保持自我控製力,不會輕易被情緒左右,吳惠文不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夜深人靜時,雖偶有感傷,心靈上感到空虛,但她從不會糾結於此。

喬梁聽到吳惠文邀請他現在去黃原,不由笑道,“吳姐,晚上正好冇空,不然我還真就過去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